战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五十二章:黑魔王
    依然保持着一种高傲的姿态,只是眉宇间平添无奈,眼前的八号一如山岳般屹立不动,眼底闪烁着期待的神采,像是独孤求败的他,终于寻找到了对手一样,他想要看看这个人类究竟还有什么样的手段。
    徐童突然用单手伸出,斜举向了天空,一道刺目的光亮闪现而过,一若闪电耀过了晴空,足可与煌煌烈日争雄!
    强烈的电流喷涌而出。
    犹如猛龙一般要将八号吞没掉。
    同时身形陡然消失在众人面前,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冲在八号身前十米处。
    而八号的应变也是极快,没有选择躲避锋芒,依旧跨步迎着徐童的大刀,缓缓抬起独臂,青黑色的火焰,覆盖在他的身体上,犹如魔神一般,挥手间便是令周身雷光散尽,再挥手,便见眼前火光涌动,犹如澎湃潮水般袭来。
    然而意外的画面出现了,面对眼前汹涌澎湃,足以焚烧一切的地狱之火,徐童眼底反而闪烁着狂热和兴奋,自从在空中花园亲眼目睹了八号杀掉的陈海的那一刻,他等待着这一天已经很久很久了。
    只见青色的魔焰从他双掌涌出,快速延伸在了刀刃之上,跳动的魔焰像是富有生命一样,一闪一闪地跳动着,正是魔之力。
    看到这一幕的八号,心中涌现起了一种既想狂笑,又觉得荒谬无比的离谱感觉!
    这就好比,你在王大少面前当舔狗,在猪八戒面前比能吃,在小区里和大爷秀乒乓球一样。
    自己的异火号称地狱之火,虽然徐童的火焰看上去同样很邪气,可这点火苗在他眼中不过是迷离烛光。
    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那当真既是好气,又是好笑。他本来是要在瞬间突袭过去,用全部的力量将这个人类碾碎掉,也算是自己对他苦苦挣扎的一份敬意。
    就在火焰即将把徐童吞没的时候,徐童嘴角轻轻念诵着四个字【魔王降临】
    声音落下,周身突然再次燃起青色的火光,这一次和方才更是有所不同,火焰变得暗青发蓝,像是一套战甲覆盖在他的身上,连他整个人的面容也被包裹在其中。
    魔焰的威力明显再次提升,给人的感觉似乎眼前为之一黑,连微弱的光都要被魔焰给吞噬掉一样。
    只见他手上那把大刀平举在面前,冲入眼前黑火之中居然生生劈开一条路来。
    八号忽然露出了惊奇之色,但很快这股惊讶的神情就被他刺激起来的战意所覆盖,眼神里面,还带了说不出的狂热和兴奋,他狂傲地大笑着:“这才有点意思,但还是不够啊!”
    说着手掌张开,一把由黑焰凝聚而成的大剑出现在手上,这把大剑像是由千万吨火海惊涛凝聚在一起,经过无数次锤炼后凝成的剑身。
    剑锋挥动迎着徐童斩上去,黑暗的火焰挥动下,四下里的所有光线仿佛都被完全地吸附了过来。
    没有试探,没有留手,只有全力的一击,也算是给予面前敌人最大的尊重,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而恰好,徐童的心里也正是如此。
    面对着眼前可怕的火剑,徐童将手上的大刀缓缓举起,默默翻出了自己最后一张底牌:“黑魔王!”
    “呼~~~”
    当他选择激活这项能力的刹那,一股劲风骤然在他脚底爆涌开。
    刹那间一扇满是鲜血的大门在他眸子迅速打开,无数血水涌出近乎将他的意识吞没下去。
    “这是什么??”
    八号心中惊骇的发现,自己的力量在瞬间被压制了下来,眼前一抹暗灰色的火焰,从刀刃上袭来。
    带着寂灭众生的力量,令他心神一颤。
    “这是地狱!”恍惚中八号眼前浮现出无数间牢房的厉鬼,在他耳旁低语不休。
    “砰!!”
    恍惚间随着一声碰撞,八号手上经过千百次凝聚压实的黑焰巨剑,居然被切断成两半,更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那一瞬间一抹暗灰色的火光,随着从下而上挥起的大刀上爆发出来。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狂暴的狼死死地咬住了猎物正在吮吸其血液。
    翻腾的火焰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环形的障壁,沸腾澎湃。好似是炼钢的高炉口那样,火焰直冲云天,高达数十米,甚至洞穿了巢穴的穹顶。
    终于火海中传出八号闷哼的痛苦声,即便是他也抵受不住眼前灰色魔焰犹如地狱的力量,身体被火光冲撞出去,重重砸在身后母皇的雕像上。
    鲜血从他胸前爆开,像是婚礼上的烟花一样,泼洒在地面上。
    徐童也在一瞬间,散去了黑魔王的力量,双眼盯着从半空跳下来的八号,他的步伐很轻,很缓,轻轻落在地上,仿佛连一粒灰尘都未荡起。
    身体站得笔直,胸前那道纤细如发的刀痕,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他看着徐童手上,那把已经融化成金属棍一样的大刀,淡淡地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我没有受伤,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我可以把你们全部杀掉。”
    若说先前八号似是失去了控制的雷暴龙卷,现在却是若春日清风,扑面而来,十分和煦,站在那里里里外外透着一种高贵的气质感。
    徐童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承认下来:“哪怕是受伤再轻一点,输的人还是我。”他说着卷起自己的袖子。
    短短的不到五秒钟时间,自己的手臂已经变得血肉模糊。
    即便有【黑暗体质】和自己通过脑晶获得的强力加持,但当自己激活黑魔王的时候,依旧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像是一根被点燃的火柴飞快燃烧着。
    纵使黑魔王最大加持时间在理论上可以达到两分钟之久,可那样做的结果,只怕自己也会随之被烧成灰烬,成为这张道具卡的祭品。
    “如果换个时间,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坐在一起喝上一杯。”
    八号嘴角带着微笑满脸憧憬地说道。
    “别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赶紧上路吧,你再扯下去,母皇就要开门了,到时候我就只能亲手把你的脑袋砍下来,送给母皇当夜壶。”
    徐童摆摆手开口催促道。
    “你!!”
    被点破心事的八号脸色再变,这一次,他胸前的伤口流淌出了一滴鲜血,那滴鲜血似乎拧开了水龙头的开关一般,很快鲜血就奔涌而出。
    紧随着鼻中,口中,鲜血淋漓狂乱涌出,生命也在随鲜血涌出而疯狂衰竭。
    犹如山岳一般伟岸的身躯,终于失去支撑倒在地上。
    似曾相识的画面,正如徐童唱着那首《走麦城》一般结局早已经注定。
    在外人看来,徐童只是最后捡了个便宜,殊不知,为了这个便宜,为了这个台子,他前前后后放弃了多少,一步一坑的往下挖,当中承担的风险,更是无人知晓。
    不过此时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杀的好,兄弟把他们也给杀了,我当了母皇,咱们强强联手,一路横推过去,咱们就是这次剧本的赢家了。”
    良鸿从地上爬起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地上的八号,旋即目光锁定在阎娘和小胡子的脸上,只要徐童杀了他们,自己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母皇。
    他可不需要为感染者的未来操心,只需要操控起外面无数感染者和进化者,把其他玩家全部干掉,强行终结这个剧本后,他就是这场剧本世界最大的赢家。
    说着还生怕徐童不同意,居然学着他的口吻道:“兄弟,别忘了咱们的身份,我们才是一起的。”
    好家伙,这货现学现卖的本事都到自己头上来了,徐童也懒得搭理他。
    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八号的脑袋就是自己最大的战利品,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他没兴趣参与。
    “能帮你的就到这一步了,剩下的你自己搞定喽。”
    阎娘愣了一下,只见徐童把他怀里的孩子抱在怀里,同时一手抓起地上的小胡子:“劳驾了,送我一程吧。”
    “你这就要走??”
    阎娘没想到徐童会在这时候选择离开,自己一旦成为新的母皇,之前的许诺是绝不会少的,甚至还要更多。
    “不走,就走不了了。”
    徐童咧嘴一笑,自己的特殊剧情任务就在身后那扇大门里面,可他有种直觉,一旦完成这个任务,自己的阵容就会被彻底定性。
    好不容易摆脱掉剧本的路线,自己干嘛还要重新走上原本的老路上去。
    而且相信阎娘手上必然是还握着一张反败为胜的王牌,否则不会从始至终都在隐藏自己,甚至把自己带进来更大的可能性是为了迷惑其他的竞争者。
    既然她手上握着必胜的王牌,徐童当然不会再留下来。
    “别走,余逆……我们……我才是一起的啊。”
    看着徐童要走,良鸿整个人都不好,说好的一起联盟到最后,没想到最后自己居然又一次被无情的抛弃掉,这不禁让他内心快要愤怒到了极点。
    “嘿嘿!那你就留下来吧,相信我,你会有个不错的结果。”他回头看了一眼良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后,拉着小胡子就转身离开。
    看到徐童离开,良鸿的哀求逐渐变成了咒骂,可刚骂上两句,冷不丁的就发现阎娘居然站了起来,从嘴巴里缓缓吐出一个像是鹅蛋一般大小的肉瘤。
    这颗肉瘤缓缓裂开,从里面居然爬出来一只黑乎乎的大虫子。
    不明白阎娘究竟要做什么的良鸿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你要……干什么??”
    阎娘缓缓抬起头:“既然你不打算走,我就只能给你一点简单的教训吧。”
    良鸿一怔,恍惚中他想到了这家伙的那句话:“弃车保帅的时候,难道还需要和车打个商量么??”
    顿时他浑身打起一个冷颤,终于明白徐童最后朝着自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