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十一章:瞒天过海
    “啊!!!”
    猝不及防老汉被朱砂洒得正着,双眼瞬间火辣辣的灼烧感,他本能地第一时间去捂住双眼。
    也就在这个时候,徐童手上的断刀已经深深刺进老汉的小腹,断刃直至捅入刀柄。
    他料定李胖子不可靠,关键时刻肯定会把自己喊出来,而胖子这段时间习惯性的喊自己徐哥的称呼,也极具有引导性。
    房间里光线太差,也不具备那种随意藏身的条件,就这么大点地方,又有李波扮演纸人的先例。
    换做自己是老汉,第一时间想到的要么是新郎官要么就是另一具纸人。
    于是他便藏身于这个老汉意想不到的地方。
    他双手一扭“噗!!”顿时间鲜血顺着老汉的小腹撒下来,老汉双唇颤抖,强忍着双眼的不适,反手一拳砸下来。
    不过这一拳他却是打了个空,徐童一弯腰,双手张开扑在老汉怀里,将老汉一头撞出门去。
    “去你的!”
    老汉在地上打个滚后,就地一招兔子蹬鹰将徐童踹飞出去。
    “这是什么?朱砂??”
    他强忍着双眼火辣辣的刺痛睁开眼皮仔细一瞧,眉毛一跳,再看向地上爬起来的徐童,以及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胖子,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狞笑:“山道子那边,是送黑皮的亮马,还是道上的鞋把子?”
    “???”
    李波闻言一怔,一脸茫然地看向徐波:“徐哥,这老东西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摇摇头:“应该是黑话。”
    见两人没搭上话,老汉脸上笑的更加狰狞:“原来是两个生瓜蛋子,也敢来砸你李爷的山门关。”
    “去你大爷还山门关,老子只听说过山海关,老东西识相的自己趴下,爷爷不跟你计较。”
    李波嘴上骂的凶,可心里去是虚的很,胸前火辣辣的刺痛,老汉方才一鞭子下去,让他劈开肉酱,光是站在那就显得勉强。
    要不是老汉被洒了一身朱砂,又被徐童狠狠捅了一刀,他现在怕是早就忍不住要夺门而逃了。
    “就凭你们?”
    老汉把手放在腰间一摸,脸上笑容顿时凝固起来,低头一瞧原本挂在腰间的铃铛,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叮铃铃……”
    伴随着铃铛的响声,老汉抬头一瞧,正见自己的铃铛却是被徐童握在手上。
    “你要找的就是这个东西对吧!”
    他看了看这枚铃铛,铃铛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产物,上面不难看到许多细小的刮痕,上面被雕刻着一整副炼狱图,在月光下看上去煞是骇人。
    “别动!!”
    老汉看到铃铛居然落在了徐童手上,赶忙道:“小兄弟,别乱来,把铃铛给我,今晚的事情就当作没发生,我再送你们一箱金条,你们走吧。”
    “信你个老鬼!你有一箱金条,能窝在这地方??”
    李波一撇嘴,满脸不信的模样。
    老汉闻言没辩解什么,走到一旁鸡笼边,随手把上面的鸡笼推到,从下面抽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木箱子来。
    随手朝着两人面前一丢。
    “砰!”
    箱子砸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一根根金条从里面滚出来。
    “不管你们是哪路神仙,咱们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恨,这笔钱够你们逍遥快活一辈子,拿了钱就走吧。”
    看着明晃晃的金条,李波不禁呆滞了下,随手捡起一根放在嘴边狠狠咬上一口,确定不是巧克力或者纸团后,李波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你要是说个数字出来,李波可能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可眼前的是实实在在的金条。
    一根少说有一斤重,这若是拿回去……就是十多万啊!
    粗略一算,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这一箱子黄金若是拿回去,自己这下半生都怕是吃喝不愁了吧。
    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他斜眼看了一眼徐童,见他对这些黄金看都不看一眼,到嘴的话还是给咽回了肚子里。
    李波把金条默默的塞进自己口袋,同时看着老汉问道:“你这么在意这个铃铛,这玩意有啥用啊?”
    “说了你们也不懂,拿了钱就赶紧走!”
    老汉没那个耐心和他们解释什么,眼睛看着徐童手上的铃铛,催促着让他们马上把铃铛交出来。
    徐童斜眼瞧了瞧老汉,又看了看手上的铃铛,双眼不禁眯成一条缝道:“行,还给你!”
    说着他挥手将铃铛丢出去。
    “不要!!”
    看着徐童的举动,一道黑影终于忍不住从黑暗中冲出来,抢在老汉面前,一把将铃铛抓在手上。
    “钟南!!!”
    看着扑出来的身影,老汉两眼一瞪,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顿时间老汉心里所有的困惑立刻迎刃而解。
    他的‘靠山妇’被破掉,身上被洒上了朱砂,这些他本想不明白就凭两个生瓜蛋子,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他明白了。
    看着拿到铃铛的钟南,老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本就年迈的脸庞一下子又衰老了许多:“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忍不住!”
    钟南一呆,缓缓转过身看向老汉,脸上似是在笑,又是再哭,五官扭曲着。
    “你把我丢在这里,三十八年,你害得我人非人,鬼非鬼这么多年,你欠我的,这是你欠我的!!”
    钟南越说越激动,神态甚至是癫狂起来:“当年要不是你,我娘也不会死,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三十八年了,我受够了,这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想多待一刻钟!”
    他手指着老汉,不断跺着脚,挥动着胳膊尖叫着,像是要把这么多年压抑在心里的话全部喊出来。
    “这家伙……疯了??”
    李波一脸茫然,不知道钟南突然抽了什么疯,说着他转身看向徐童,想要听听这家伙是什么态度。
    结果一回头,却见徐童居然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一个小板凳,手上还揣着一口袋花生,一脸看得津津有味的模样。
    李波:“???”
    可能是被李波诡异的目光盯着有些不大好意思,徐童一脸无奈的站起来,走到他面前,默默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瓜子。
    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瓜子,李波一呆:“你哪来的瓜子啊??”
    “新媳妇衣服里塞得,将就着吃吧。”
    徐童随手又拿出一颗红枣放在嘴里,但他双眼却从未从钟南身上离开过,看着他失控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反而一脸认真观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俨然就如课堂上的三好学生。
    李波楞然了半响,才终于意识到,这t不是瓜子的事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呜呜!!”
    他刚一开口,就被徐童往嘴里塞进一把花生:“别说话,看着。”
    李波苦着脸在嘴里嚼了几下,突然牙关一疼,像是咬到了什么东西,又硬又碎,正要张嘴吐出来时,冷不丁的听到一旁徐童的声音:“含着!”
    不知道是什么,李波也不敢吐出来,只能乖乖含在嘴里。
    这时候钟南的情绪已经逐渐稳定下来,看着满脸苦涩的老汉,终于还是没忍心再说下去。
    长叹一口气,他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尽可能的摆出一张笑脸回过头,看向徐童和李波,结果一瞧,好家伙这俩货都吃上了?
    顿时钟南呆了呆,但很快还是恢复镇定,继续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们了,再帮我一个忙吧。”
    “钟南!!”
    老汉抬起头,红肿的双眼已然是饱含着泪珠:“钟南,你走不出去,明天就是七月十五,把这些游魂送给那些鬼大王,你就能超生!!”
    他想要站起来,可徐童方才那一刀扎的极深,鲜血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方才还有力气,可现在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用力拍着自己的大腿道:“爹不会害你的,爹不会害你的啊!这世上哪有会害儿子的爹啊。”
    “爹??不是叔叔么??”
    李波不自觉的磕着瓜子,怎么这越看越是迷糊了。
    “你看看厨房里的碗筷,就该知道,他们不会是叔侄那么简单。”
    徐童指了指厨房,从进院时,他就发现厨房里的碗筷都是一大一小,这里有鸡笼,有储水的水缸,有米面,显然平日里老汉都是生活在这里。
    可他只有一个人,为什么要配两副碗筷,说明有人和他一起生活,哪怕这个人,并不是活人。
    钟南他看着村头再次升起的火光,摇了摇头。
    “爹,你真的相信那个所谓的鬼大王吗?我不信,你这些年进贡给他的游魂那么多,他要是真有能力,早就答应你了,我可不信他,我想自己搏一搏。”
    老汉察觉到火光,神色顿时一变,回头一瞧,只见村子里熄灭的大火居然又燃了起来,而且这次不是一个地方着火,而是到处都在着火。
    “怎么……”
    惊讶中,只见一头猪从叼着火把,快速从村子里跑进来,他一眼就认出来那头猪,不正是被他勾出了魂的张浩么?
    眼见自己这些年苦心经营起来的一切就要被一把大火付之一炬,老汉眼珠子都红了。
    “你们这是在找死!!”
    他怒指着徐童:“你以为他会放过你们吗?瞒天过海,人都瞒不住,他还怎么瞒天过海,你们都要死!”
    说着还不忘指了指地上那头猪:“你也一样!”
    张浩四肢一僵,如遭雷击般呆呆的看向钟南。
    眼见自己父亲已经点破了自己的想法,钟南也没瞒下去的意思,他拍拍手。
    只听房里一阵沙沙作响,一具纸人光秃秃的纸人走了出来,僵硬的身子,像是每走一步都可能倒下去一样。
    这不正是周玉附身的那尊纸人么?
    “我要借开道,送我离开这,你们再帮帮我,再帮我一把。”
    钟南看向坐在哪剥花生的徐童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不禁皱起眉头举起手上的铃铛:“别怪我,到了黄泉地府,我再给你们抱歉。”
    说着他用力晃起手上的铃铛,然而晃了两下,铃铛却没响。
    “咦??”
    困惑中,他把铃铛拿起来一瞧,只见铃铛里面的铛簧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