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四章:被袭
    “哒!!”
    一缕火光在黑暗中亮起来,很快就灭了下去,伴随着烟头忽明忽暗的火光,两名警员深吸一口,看着周围的山林,嘴里大骂倒霉。
    “运气不好,这么冷的天,要守夜班!”
    一名警员骂咧咧的说道。
    一旁另一位警员则是看了眼他们身后的水泥房,听到同伴的抱怨后不禁皱起眉头:“小声点,王队听到要骂的。”
    两人身后的房间,正是存放场长尸体的房间,同样那把黄金匕首也放在那儿,这都是重要的证物。
    现在除了警员和警长,就算是副场长也不许进入那间房。
    两名看守的警员抽着烟,吐槽着自己倒霉,殊不知,就在他们侧面不远的小竹林里,有人更是在心里已经快骂街了。
    “别生气了,我给你比个心!!”
    徐童躺在丧狗的身旁,竖起自己的食指和拇指。
    可丧狗却是黑着脸一言不发,两眼盯着前面水泥房,对于一旁搞怪的徐童视若不见。
    也难怪他这么恼火,这次他亏大了,本以为是个医生,即便战斗力差点的新手,可凭借医生的手段,关键时刻完全可以救命。
    结果这家伙居然告诉自己,他是个兽医??
    这感觉,就像是花了一大笔钱买了辆宝马,结果凑近一看,原来是宝骏!
    关键是这个奸商不仅不退款,反而义正言辞的告诉自己:“宝骏也是马啊!”
    面对丧狗的愤怒,他一点都不意外。
    其实从丧狗这么大方的把这样重要的道具给自己时,他就明白丧狗看重自己的目的。
    正是他对丧狗说过,自己的外号叫做医生。
    医生,这个称呼,带着很强烈的标签。
    用这样的称号称呼自己,无外乎是最直接表现出自己存在的价值。
    所以那瓶珍贵的药剂,显然不是给自己喝的,而是给丧狗自己准备的,方便他受到重伤时,自己能争取到更多时间来救他。
    “别这样嘛,兽医也是医嘛。”
    徐童躺在草坪上,向丧狗细数着自己的战绩,例如给马接生,给狗做过结扎,给鸡做过脱毛……
    “鸡还需脱毛??”丧狗满脸诧异。
    “不然呢,不脱毛不好下嘴啊!”
    丧狗瞬间绝望了。
    如果不是此时此刻,本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的原则,他现在怕是宰了这家伙的心都有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工夫,空气中一股潮湿的冷风吹了过来,趴在草坪上的两人心头一紧,目光骤然戒备起来。
    只见空气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一层厚厚的白雾,白雾来的极快,根本不给人丝毫反应的时间,竟然就让周围白茫茫一片。
    “谁!!”一声惊叫声传来,紧随着“砰”的一声枪鸣声响起,徐童和丧狗两人相视一眼后,迅速从草坪上爬起来
    只见丧狗拿出一把砍刀,顾不得一旁徐童,一个健步冲了出去,丧狗的速度极快,似乎有某种加速的能力,一眨眼就没了影。
    他没有丧狗的这般能力,但这并不妨碍他,唤出道具册后,一张巴掌大小的纸人被他放了出来。
    纸人不大,但手上却是握着一把银光闪闪的纸刀,在徐童激活控纸术后,纸人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轻飘飘的围着他转了圈后,就轻轻贴在他的后背上。
    眼前迷雾越来越浓,似是伸手看不见五指的程度。
    突然,空气中一股急促的破风声朝着自己袭来,空气中夹杂着刺鼻的血腥味,令他来不及多想,急忙侧身一躲,同时身后的纸人冲起,举起手上的银刀朝着身后劈下去。
    别看只有巴掌大的纸人,经过附灵术加持后,纸人的强度惊人地高,而且力量虽然不能和成年人相提并论,但速度却是极快。
    特别是它手上那把银刀,是用他为数不多的银箔纸加工出来的。
    无论是任性,还是强度,丝毫不比普通的刀刃要差。
    可惜纸人的总体重量不能超过三十克,否则自己能把纸人武装到牙齿的地步。
    顿时间,鲜血飞溅在他脸上,根本没来及看清楚冲向自己的东西是什么,只听到一声根本不似是寻常生物发出的尖叫声。
    “咦!!”
    熟悉的尖叫声和昨夜他们被袭击时的声音一模一样,这让他心里猛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似乎对方并不是冲着那把黄金匕首,更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诡异的叫声越发刺耳。
    却又让人的无法分清楚他们的位置,只觉得忽左忽右,飘忽不定的样子,甚至仅凭声音,甚至难以判断出到底有多少。
    突然白雾中,一只黑瘦的爪子探出来,一把抓在徐童肩头上,爪子上尖锐的指甲直接撕开他的衣服,朝着他的脖子抓上去。
    他侧身一躲,肩膀上愣是被撕开一道细长的口子。
    而攻击自己的怪物,却飞快隐藏在了白雾中,速度远比他想想的更快。
    似乎一击得手后,周围的怪叫声越来越多,像是有东西朝着他围了上来。
    看着肩膀上血淋淋的伤口,他眉头一挑,眼底泛起一抹精芒,站起身,突然加速朝着左边冲出去。
    这样像是逃命的举动,无疑令围攻他的那些怪物更加兴奋,口中发出刺耳的叫声,朝着他追上来。
    狂奔之余,他不忘再次唤出一具纸人,这具纸人明显比方才那个更小一些,只见他飞快什么东西往纸人怀里一塞,操控着两个纸人,一左一右飞出去。
    或许是跑的太急促,也或许是眼前视线太差,徐童竟然脚下一晃,身体摔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狼狈的坐起身子。
    就在他爬起身的一刹那间,白雾里两团黑色的影子,朝着他后背扑上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爪子,徐童双眼逐渐迷城一道缝隙,唇角微动:“绞!”
    话音落下刹那,两道黑影一左一右飞快从他面前闪过,同时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拉直了起来。
    “噗!”
    已经冲到徐童面前那两个黑影,身子在半空中猛地一顿,脑袋居然在半空中被切了下来,接着冲击的惯性,尸体狠狠摔在地上,滚落在徐童的面前。
    空气中,一根被平着拉直的纸条,在沾染了鲜血后,逐渐软化下来。
    两具纸人一左一右的地新飞到他身旁。
    看着地上的尸体,徐童这才明白袭击自己的东西是什么,居然是猴子!
    这些猴子毛发是暗棕色,体格比一般的猕猴还要大一圈,让人捉摸不透的是,猴子的眼睛居然是被黑色的布条给蒙起来的。
    有人操控!
    见状,他不禁想起昨夜自己差点被那块大石头砸死的画面,心底更加狐疑起来,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千方百计杀掉自己。
    就在他心中为此感到困惑时,周围的怪叫声越来越多。
    不时有猴子的影子从他身旁一闪而过。
    “砰!”
    好在这时候,一阵枪鸣声从不远处传来,顿时间这些猴子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命令,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白雾中。
    伴随着脚步声,徐童心头一动,赶忙将解除了控纸术,将两具纸人收在口袋里。
    同时连带着猴子的尸体也一并丢进道具册里,往地上一扑,向着脚步声的方向,扯着嗓门大声喊道。
    “有没有人,快来救救我!”
    “那边有人!!”
    听到声音,脚步声越发越近,等为首的王警长带着人们赶过来时,只见他一脸惊恐的倒在地上,浑身都是鲜血。
    “是小陈!”
    见状,跟在后面的副场长以及几位年轻人赶忙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王警长狐疑的看了眼徐童,留下了一名警员后,就马上带人冲向不远的水泥房。
    说来也奇怪,方才那阵白雾此刻居然也彻底散去。
    负责看守尸体和证物的那两位警员,倒在地上,但还有气,只是晕了过去。
    这时水泥房里传来村民的尖叫声:“这边有个人,还有气!快来帮忙!”
    几个村民冲进去,没多久就把奄奄一息的丧狗抬了出来。
    当看到丧狗的伤势时,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地倒吸口气。
    只见那把黄金匕首,正插在他的小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