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十五章:邀请
    “李四叔!!”
    看到来人,扬观锦不禁大吃一惊,她亲眼目睹李老四已经没了气,不曾想他居然还活着,而且出现在这里??
    “嘿嘿!”
    丧狗咧着嘴:“我不死,不知道多少人眼睛盯着我,还不如死了痛快。”
    其实最初徐童一刀捅上来的时候他还很惊悚。
    以为这家伙是卸磨杀驴,差点就要准备和他拼命了。
    但徐童接下来的话,让他不得不认真思考起来。
    “现在在林场人眼中你是保护宝物的英雄,但在其他玩家眼中,你的身份已然昭然若揭,那支团队若是没有歹意就罢了,若是有了歹意,你连藏都没地方藏。
    更何况你这次保下黄金匕首,怕是那个神秘人也已经盯上了你,你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活着就是个活靶子,只有假死才能让你有活动的空间。”
    正是因为这番话,丧狗才选择放手一搏,相信徐童一次。
    正如后面徐童选择了这场豪赌,一样把自己的全部身家压在他手上一样,所以说起来,两人认识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已经是过了命的交情。
    他说着走到徐童身边一瞧,顿时眼皮子跳起来,显然是被徐童现在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怕是喝了砒霜的武大郎也没他此刻脸色这么难看。
    一张脸蜡黄的吓人,两眼珠子都冒着血丝,嘴唇更是白的看不见一丁点血色。
    “你这是要死啊!还是吃砒霜了?脸色这么难看。”
    徐童斜着脑袋看向他,意味深长的笑道:“那你可就赔大了。”
    说着,他指了指角落里张虎的尸体。
    看到张虎的尸体,丧狗不禁瞪大眼睛,惊讶道:“你成功了??”
    他神色有些难以相信,虽然不知道过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个连道具卡都没有的新人,居然把一位养殖玩家给杀了,这不仅仅已经超出了他们原本的计划范围,更是绝难想到的成果。
    “你不是说,要等他们打起来再浑水摸鱼嘛,怎么先动了手??”
    他惊讶的看向徐童。
    只见徐童指了指一旁的扬观锦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好在收获倒是丰盛。”
    扬观锦被这样点名批评,不禁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等丧狗开口询问,徐童已经向他发起了交易,直接将300剧本分交给他。
    “这……”
    这下丧狗有些不好意思,所谓无功不受禄,这么大的一笔钱给自己,他都觉得烫手。
    不过徐童还是执意交易给他,毕竟大家一起参赌,没道理只因为计划改变,自己就可以吃吃肉连一点汤都不给人家。
    况且没有鱼饵,鱼怎么可能上钩,这次不给甜头,下次想要丧狗拼命就难了。
    整整三百剧本分,丧狗嘴上说的再客气,还是很城市的这笔横财收入囊中,当然交易的同时,他也没忘记把徐童的两张道具卡,以及那些杂七杂八的纸人,金箔都还给他。
    “嘿嘿,这个给你吧,喝下去应该能让你好受点。”
    丧狗投桃报李,把一瓶白色的通明药剂递给徐童。
    【黄符水】
    据说能包治百病,但谁喝谁知道。
    服用后有50概率,能驱散身上的一种负面效果。
    20概率驱散身上全部负面效果。
    10概率会让你拉肚子。
    看着丧狗递来的黄符水,徐童不禁好奇地问道:“你身上这么多药剂究竟哪来的??”
    丧狗神秘一笑,自然不会告诉徐童,毕竟任谁掌握了这样的渠道,都不会轻易告知给别人。
    见他不说,徐童也没再多问,仰起头一口把黄符水一口印下去,随后砸吧砸吧嘴,皱眉道:“有点……”
    “呕!”
    话没说完,一团黑乎乎的液体就从他口中吐出来。
    吐出了这团液体后,徐童顿时长吸口气,虽然脸色依旧是蜡黄一片,但整个人却是如卸重担,浑身上下那种灌铅的酸爽感,总算消退了下去。
    看起来他运气不错,确实是帮他驱逐掉了一项负面状态,只是这个负面状态,究竟是来自称号技能的诅咒,还是来自【魔王降临】。
    “接下来呢,周华盛他们已经上山了,嘿嘿,那老东西被我丢在猪圈后,又被林场的老人一顿打啊,老惨了。”
    丧狗简单汇报下他们走了之后,林场方面的动静。
    他咧嘴笑着,表示当时自己就躲在不远看着,那些村民就像是吃了火药一样,下手是真的很,王队他们几个警员拦都拦不住。
    特别是那位副场长,之前对周华盛多恭敬,此时下手就有多狠辣,要不是王队长他们拦着,估计这些林场的老人能把周华盛活生生打死在猪圈里。
    之所以会如此,其实也是周华盛替杨子轩他们背了这口黑锅。
    这些老人在这里种了这么多年树,为国家培养树苗,用来给西北地区种树造林。
    林场周围的树就是他们的命根子,结果杨子轩他们撤退时,为了制造混乱故意放了一把大火。
    水火无情,大火烧起来,那是那么容易扑灭的,最后林场后面的苗园都被大火烧毁了一大片。
    这么大的损失,怎能让那些老人们不怒。
    这笔账林场的老人们没办法和杨子轩算,只能落在周华盛的头上。
    “这么快!”
    徐童抬起头,昏黄的脸上终于扬起微笑,目光看先一旁的扬观锦,然后缓缓的站起身,左手放身腰部位置,右手做邀请姿势略弯腰表示:“扬观锦同志,现在请容我正式邀请您来参加……我的剧本。”
    扬观锦一怔,不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神经。
    但当她看向徐童时,那双在火光映照下闪动的双眼,折射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黑天鹅,优雅、从容、无处不透着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
    鬼使神差的扬观锦就把手给搭了上去。
    一旁丧狗嘴角一抽,心道:“我艹,这都可以??”
    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身上确实有着一种让人很难抗拒的力量,或许也正是这种力量的影响,自己才会稀里糊涂的选择和这个家伙疯上一把。
    想来想去,他只能暗暗吐槽一句:“真t的活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