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十七章:正戏开幕
    “啊!!你轻点!!”
    周华盛看着自己被包扎好的大腿,抬起头目光注视在徐童的脸上,这个该死的骗子,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怕是已然和杨子轩他们找到了传闻中的升仙局,怎么还会在这里倒霉。
    但任凭他心里再是如何怨恨徐童,此时此刻脸上却是一点恨意都不敢表现出来,瓮声瓮气地问道:“你究竟要干什么??”
    徐童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头也不抬的用那卷特殊纱布,帮周华盛包扎好伤口,毕竟自他时间很赶,要是走的慢了,恐怕是容易错过自己精心准备的好戏。
    “请您当观众啊。”自己主导的这场大戏就要开始了,没有观众怎么能对得起自己。
    “观众??”这下周华盛心里更吃不准这个骗子究竟要做什么了。
    不过这卷【快速止血绷带】的效果确实超乎想象的好,没多久功夫,周华盛就觉得自己的腿已经不疼了,甚至都不影响自己正常走路。
    见他伤口已经恢复,徐童不急不慢的拿出手枪:“不好意思老爷子,接下来咱们赶时间,你要是有别的心思,我就只能提前送您出场了。”
    周华盛不过是个普通人,对他来说没什么比冰冷的枪口更有威慑力。
    当即心里刚刚萌发的小心思,瞬间就被掐死在摇篮里。
    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周华盛一脸不情愿的跟着徐童往侧面那座山上走。
    另一边杨子轩和熊涛两人正漫无目的地在山林间翻找着徐童他们的踪迹。
    他们相信这小子应该走不了太远,可找来找去却也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咱们就先去那座古城等着吧,主线任务没开启,不信这小子还能强行脱离剧本世界!”
    看着眼前偌大的丛林,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两个都不擅长侦察,这小子真是找个地缝一钻,任他们找到天黑也找不出来。
    “不行,一定要找到他!”
    杨子轩红着眼,直到现在他脑海里还不时回闪着徐童的一举一动,一向对自己眼光颇为自信的他,此时已经开始对自己这双火眼金睛产生了巨大的问号。
    甚至从内心深处,此时还抱着一种侥幸,万一是老三实在是重伤的不成样子,才被这个姓许的给杀了呢??
    又或者是杀死老三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杨子轩甚至脑海里已经在想,如果找到这只该死的猪猡,他会不会乖乖的跪下求饶,告诉自己他是因为不得已杀死老三。
    这不是自负,而是他实在不明白,一只猪猡是谁给他的勇气来反抗自己。
    就在他想的出神时。
    “砰~!!”
    一声刺耳的枪鸣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枪声?”
    循着枪声望去,更令两人意想不到的画面的出现了,只见树林间一道身影飞快穿梭,形如鬼祟,下一刻在他们两人面前一晃,居然转身就扎进另一侧树林。
    “老三!!”
    对方速度很快,但两人都看的清楚,他身上正是穿着老三的衣服。
    “快追!”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冒名顶替老三,可绝不能让他跑了。
    不过两人刚追没两步,突然熊涛眉头一挑,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抬起手朝着身侧拍上去。
    “砰!”
    一颗铜制的弹头被熊涛一把拍飞出去,他抬起头一瞧,只见一人举着枪,正朝着他们飞快奔来,正是王队长本人。
    “这家伙……”
    熊涛脸上露出一抹狞笑,之前听老三说这个王队长还是个高手,似乎是从部队专业下来的,让他吃了个不小的亏,自己还小小的遗憾了下,没能和这样的高手过过招。
    不成想今天他就已经送上门来了。
    “你去追,我来会会他!”
    熊涛向杨子轩说上一声,就迎着王队长冲上去。
    看似中等身材的伪装下,熊涛每一步踩下来,无不给人一种山崩地裂的气息。
    一层淡金色的光甲笼罩在他身上,抬起拳头还未落下就生出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来。
    察觉到熊涛身上狂躁的气息,远远超过了张虎的数倍,王队脸色一变,急促跳开想要躲闪,但速度依旧慢了一步,顿时空气中那股压实的风压,像是锤子般砸在他的身上,令他身体活生生地溅血砸飞。
    似一颗离线的炮弹那样直接撞进身后树丛里,只听树丛里咔嚓声络绎不绝,树丛上的树叶不断晃动,大片大片的轰然倒下,显然这一击的余势不衰,飞出的王队也不知道撞坏了多少颗树!
    如此恐怖的力量,令躲在远处山头上的徐童和周华盛不禁从内心深处感到震惊。
    周华盛张大了嘴巴,他知道自己这三个学生身手不错,却没想到实力居然如此可怕。
    而一旁徐童则是吃惊于张虎和熊涛的实力察觉居然会这么明显。
    记得王队长对付张虎的时候,说不上游刃有余,但也是一点不怂的正面硬钢,但面对熊涛,在力量上完全被压制的死死的。
    “杀!!”
    熊涛没有停下的打算,他就像是无所畏惧的坦克,飞扑进树丛,想要一拳了结这位实力还算是不错的警长。
    察觉到危险降临。
    王队双眼似乎都冒出了燃烧着的火焰一般,一个翻滚重新站了起身来,半跪在地,嘴角已有鲜血潺潺涌出,一个健步贴上去,脚下一弓,侧身抱住熊涛的铁拳,双腿猛的蹬起,重踹在熊涛胸口。
    然而这一记重击下,熊涛身子却是连晃动一下都没有,身上那层淡金色的光甲稳稳的将这一脚给抵挡下来。
    “绝对的力量面前,你所谓的技巧简直不堪一击。”
    熊涛冷笑着,飞快的抡起手臂,砸向地面。
    “砰!!”
    隔得很远,徐童和王华盛都能感受到这一击的份量,一口鲜血从王队口中喷出来,鲜血如箭笔直的喷在熊涛脸颊上。
    血液并未真正接触到熊涛,是被那层光甲格挡下来,但也因此遮挡了视线。
    就在熊涛伸出另一手要擦去脸上血迹时,王队突然屈起左肘重重的撞击在熊涛的右膝膝弯上。
    这一撞让熊涛单膝一弯,身子刹那间失去了平衡,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王队猛的爬起来,一记寸拳,直直地砸在熊涛胸口。
    拳头自然是无法击碎熊涛的光甲,但却让熊涛所震惊的是自己居然感受到了久违的疼感。
    惊讶中,王队的拳头已经像是雨点般砸下来,令熊涛感到不解的是,自己的神光罩明明能够抵御极强的物理伤害,但为什么他的全都依旧能让自己感受到阵阵的疼痛。
    短暂愣神过后,熊涛眼底的杀意越发浓郁起来。
    他口中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开始疯狂向着王队进行反击。
    顿时间这两个铁血猛男打成一团,画面极其血腥。
    “这就是你要我看的戏??”
    见徐童没解释,他冷冷一笑道:“你是在玩火,那个女孩和老巴特根本不是什么白族人,他们是正八经的山苗!”
    周华盛深吸口气,向着的徐童说道。
    所谓的山苗,就是大山最深处的苗族,他们不同于那些汉苗,接受了汉族的文化,被汉族所影响,至今他们都保持着最原始的生存法则。
    而且只有真正的山苗才掌握着蛊术的秘密,他们要杀人,往往神不知鬼不觉,就能让人死的极惨。
    提起山苗,周华盛的眼里透出深深的恐惧,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听到周华盛的话,徐童步伐一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所以是你当初一把大火烧了寨子,烧死了寨子里的所有人?”
    “不是我!!”
    周华盛赶忙否认道:“你别听她胡说,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扬观锦从未说起过这件事。
    昨夜,扬观锦只向自己请教了一件事,来作为帮他的代价。
    自己也什么都没有问。
    但在方才周华盛和扬观锦他们的对话,加上来林场的路上,王队曾说起的陈年旧案,只要把时间稍加对比,简单到极点的复仇故事,已经浮现在眼前。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问扬观锦的原因,因为问了只会更失望,不问反而会给自己留下点点期待。
    周华盛极力为当年的事情辩解着。
    当初他们考察队进山,结果遇到了山里迷了路,不小心走进了一处禁区,结果所有人都死了,他却是被当地的苗人给救了下来。
    这里面自然是包括了扬观锦的母亲,周华盛当时四十几岁的年纪,正值壮年,加上谈吐不俗,见多识广,很轻松就俘获了扬观锦母亲的芳心。
    正是如此,他见到了许多生苗的秘密,这些神秘原始的力量,深深震撼了周华盛。
    他本想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蛊术的秘密,但扬观锦的母亲怀了孩子,按照规矩他是要在这里待上一辈子。
    而且还要在孩子满月时,吃下一种叫做相思的蛊虫,周华盛怕了,他不想呆在这里一辈子,这不是他所追求的东西。
    于是也就是在孩子即将满月的时候,他选择了逃。
    那场大火也不是他的杰作,而是另有其人,对方才是真正的凶手。
    “那个人很可怕,或许之前来夺走黄金匕首的人,正是他。”
    周华盛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脸色越发的难看,甚至双手已经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就在周华盛脑海中回想起那张可怕的脸庞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声,只见一大片的飞鸟被怒吼声惊起,黑压压一片地冲上天空。
    “正戏来了!”
    看着远处传来的动静,徐童一挑眉头,如果说王队和熊涛的碰撞只是为这场戏拉开了帷幕,那么接下来,就是正戏上演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