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三十章:盗洞
    歪歪扭扭的六个血字映照在他的眼底,瞬间让人只觉得不寒而栗,一股寒意直冲脊梁。
    即便是徐童自己也被这六个字给惊到了。
    他坐起身子,又仔细看了一遍日记,但日记的内容就这么多。
    与其说是日记,不如说是胡七爷的随身笔记,只是他把笔记留在这里,人又去了什么地方??
    想到这他不禁狐疑的打量起皱起周围。
    溶洞不大,如果最后的字迹是胡七爷留下的,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打算离开,但自己也不清楚能否活着离开,所以留下这个本子是为了警告后人,然后自己就去找出路了。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为什么不写的更清楚一点,只留下六个字让人浮想联翩。
    那么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快不行了,匆匆写下这六个字后,就打算放手一搏。
    可如果是这样,这个本子又是留给谁的呢??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两者皆有。
    但不管自己推测的结果对否,现在他们面对的问题似乎有变得棘手起来。
    “你发什么呆啊??”
    这时候王队见他不说话,凑上前问道。
    徐童把手上的日记递给他,让他仔细看一遍再说。
    “神神秘秘!”
    王队皱起眉头把日记拿过来坐在一旁仔细看起来,开始他的表情和自己一样,先是觉得疑惑随后又觉得可笑。
    但看到后面时,纵使是王队心里也止不住开始泛起嘀咕来,直至在徐童的指引下翻看道最后一页时。
    王队脸色一寒,虽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看着那一行血字,王队还是止不住从心底泛起一阵恶寒,甚至疑神疑鬼的往自己脚底下的影子看了看。
    半响才拍着脑袋,皱眉道:“这个鬼地方,居然还是个墓??不是说是什么升仙地么??”
    徐童看王队到现在还没明白的样子,无奈摇摇头,心想这个时代的警长,在侦查意识和推理思维上还和现实中差了老大一截,居然到现在都没明白过来。
    但他也不想去点破这层窗户纸,因为眼前还有更麻烦的事情。
    “你就没想过,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徐童躺在水晶床上,头枕着双手,向王队问道。
    “厄……”
    王队一怔,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是他,光想着脱险了,可眼下他们却是被困在这个溶洞里,接下来他们怎么办??
    他走到洞口一瞧,顿时咧着嘴,冷吸口凉气,只见外面悬崖上那些女尸就立在哪儿,压根就没打算走的意思。
    “完了,咱们这下可怕是要成瓮中之鳖了。”
    回到洞里的王队开始焦急不安的来回走动起来,一会东看看,一会西看看,可惜溶洞就这么点地方,怎么看也没第二条路。
    外面是悬崖峭壁,还有那些女尸守着,洞里连一滴水都没有,他们这下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相比之下,徐童就淡定得多,他躺在水晶床上,目光看着眼前空旷的洞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队来来回回在他身旁走了十几圈,见他这样存的下气的样子,终于忍不了了。
    “你别在这躺着啊,起来想想办法。”
    徐童白了他一眼,把那本日记重新拿起来,一字一字的逐行扫去,过了片刻,他缓缓坐起来。
    坐在了水晶床边,但却没有如王队想的那样去想办法,而是两眼空洞的看着眼前空气。
    就在王队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时,他终于动了起来。
    然而和王队想的截然不同,只见徐童整个人犹如魔怔了一样,先是走到那些瓶瓶罐罐的石阶旁,随意摸索着。
    随后又是走到洞口外,傻站了一会又走了回来。
    “你……”
    看着徐童犹如得了癔症一样,王队一时满脸麻瓜,心想:“这怕不会是中邪了吧??”
    王队心里不安的揣测着,却也不敢冒然上前,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这个溶洞里走来走去,直至拿着那本日记,先是匍匐在水晶床上,手指虚握着,像是扣着一根笔一样在上面沙沙沙的写着。
    但写了一会,就见他把往水晶床上一丢,便又开始躺在床上睡起来。
    “小许……”
    王队走上前,正要尝试着唤他醒来时,突然就见躺在水晶床上的徐童猛的睁开眼睛,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下来。
    他也不理会王队,目光仔细审视着这张水晶床。
    虽然说是水晶床,但并非是用一整块水晶雕琢起来的,而是同个十多块大大小小的水晶拼接在了一起,床基是用上号的楠木做的,整体看起来坚实牢固。
    这东西若是放在现实里,绝对算得上是一件国宝级的文物,日记胡七爷虽然没有说这玩意哪来的,但却也很遗憾没办法带出去。
    不过他更在意的是,为什么这张床会放在这里?
    左右一瞧,待看到地上已经不起眼的磨痕后,徐童心里顿时豁然开朗。
    这个位置并不舒服,甚至还因为一旁较低的石壁,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就像是睡在了铁罐头里面一样的压抑。
    而溶洞空间很大,这张床完全可以放在更舒服的位置上才对。
    而且这个地方如此诡异,换做正常人怕是根本就睡不着,胡七爷就算是艺高人胆大,也没理由睡觉还刻意给自己搞一张床吧??
    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解释,这张床有问题。
    “来帮忙!”
    他喊了声王队,让他负责床头,自己负责床尾,用力一推,只见床被缓缓推开到另一侧。
    而随着被移开的水晶床,徐童和王队两人不禁眼前一亮。
    只见床下居然有一个偌大的盗洞。
    “这么大的窟窿!!这个胡七爷还真是个盗墓贼啊。”
    王队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洞口,不禁暗暗咋舌,他抓的盗贼不少,盗墓贼却是没抓过,曾听闻队里的老人说,盗墓贼搬山卸岭,穿山挖洞,自己还没当回事。
    眼下真正瞧见这么大的窟窿,也不禁暗暗咋舌,心想这怕是部队里的工兵也未必能挖的这么整齐吧。
    “果然如此。”
    徐童长吐口气,难怪胡七爷能睡的那么像,盗洞都给堵上了,就算是下面真有什么东西,稍有风吹草动,他都能听得真切。
    “走,下去看看!”
    他说着也不等王队反应,就先跳进盗洞往里面走。
    “哎!!!”
    王队见状也无可奈何,心里反而对这位年轻的小许同志有些佩服起来。
    毕竟换做自己,怕是想破脑袋也不会去动这张床。
    更何况,若不是他,自己现在怕是已经完蛋了吧。
    想到这些,王队对徐童恶劣的印象顿时改观了许多。
    两人一前一后跳进盗洞,盗洞是呈六十度的角度不断向下,像是个滑梯一样,也不知道胡七爷是怎么挖的,居然完美的避开了那些坚不可摧的石头。
    两人滑到了一半时,徐童突然两脚一踩,让自己身体猛的停了下来。
    这让跟在后面的王队一时有些措手不及,差点就撞上去,不禁抱怨道:“怎么突然就停……”
    “嘘!!”
    话没说完,徐童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竖起耳朵示意让王队仔细听。
    “哒哒哒……”的脚步声似远似近,仔细听居然还有人对话声。
    “你们确定不知道那两个人藏哪儿了??”
    “不知道,我们也是一转眼就发现他们没了影。”
    “哼,劝你们最好别耍花招,不然,哼哼霍赢大哥一定会让你们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那是丧狗的声音,徐童决然不会听错,只是声音到底是从上面来的,还是从下面来的却是不知道了。
    而另一边声音似乎是杨子轩他们的声音,看起来他们似乎又重新落在丧狗那伙人手上了,具体是怎么回事就不得而知。
    等声音逐渐走远之后,徐童才小心吐出一口气,他担心丧狗的嗅觉这么灵敏会不会察觉到他们的位置。
    “继续走!”
    招呼着王队两人继续往下滑,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左右才滑到盗洞底部,但这里似乎并没有到尽头的样子。
    一片黑暗中只有一缕零星的光,居然是从他们头顶照下来的。
    “哎呀!”
    王队刚站起来,突然脚下一滑,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摸索着拿起来一瞧,居然是一截手电筒。
    手指在上面能摸索了几下后,能摸索到【振文电筒厂】的字样,他在开关上试着按了下,手电筒居然还有电。
    “嘿,你看!”
    看着暗黄色的灯光,王队顿时大喜,终于不用再抹黑着往前走了,结果刚把手电筒举起来,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骸,正映照在两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