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村长开始 > 第3章 第一个世界
    系统倒也没催他,给了冉江二十四小时考虑,然后就消失了。
    估计等到二十四小时快到的时候才会重新出现,等候冉江的答复。
    先利用这点时间研究研究情况吧。
    冉江回到房间里,按照刚才老田头说的,从办公桌抽屉里翻出独山村过往的资料档案。
    独山村全村人口88户254人,总面积58平方公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山,耕地面积仅有392亩,平均每户四亩多点,每人一点五亩。
    这要是在靠近河流的平地上或许还好点,一人一亩半的地也够养活人了。
    但在山上却远远不够,黄平镇主要种的是玉米,山下河边平地一亩地能产八九百斤玉米,到了丘陵地带就降为五六百斤。
    再到独山村这种山顶上的村子,由于土地贫瘠等缘故,一亩地的产量就只剩下三四百斤了,比平地上少了一半儿还多。
    其它再种点土豆、红薯、蔬菜,平均每人辛辛苦苦一年到头,也就能收三四百斤玉米、再加上一堆土豆、红薯。
    饿死人倒是有点不至于,但老百姓过日子可不是只有玉米、土豆就行了。
    油盐酱醋、灯油土布这些都得花钱去买。
    .xw.
    要是家里还有孩子上学,还得给他交学费、买文具,这些都只能从卖粮食换到的那点钱里面扣。
    这要是再遇到婚丧嫁娶之类的大事儿。
    就算再怎么节省,花销的钱也能把一家人几年的积蓄全部掏空,还得欠下一屁股债来。
    再看其他数据,上年度温洞县农民人均收入44642元,黄平镇只有37683元。
    独山村就更可怜了,村里的人均收入只有21975元,还是不到全县平均收入的一半儿。
    哎,我还想着自己一个月八十五块钱的工资太低,没想到一年下来就顶得上一户五口之家的全部收入了!
    冉江为之长叹,这村子实在是穷啊。
    “冉村长,冉村长,睡了莫有?”正寻思间,外面传来了老田头的声音。
    “没睡呢!”冉江出去一看,老田头正提这个口袋走过来。
    把他迎进屋内,“田叔吃了没?没吃我给你做点?”
    “吃了吃了!”老田头连连点头。
    在这种地方上门访客也是有讲究的,一般不会在饭点的时候过去。
    谁家粮食都不宽裕,来了客人还得好好招待。
    这要是一个月多几个客人上门,家里估计就得有人饿肚子了。
    “冉村长,这是我在山上弄的一点儿木耳、蘑菇,还有几个鸡蛋,你一个大学生来我们这么穷的地方,光吃酸菜也太委屈了!给你弄点好下饭。”
    还没等冉江给他倒水呢,老田头就开始往外掏东西了。
    “田叔,田叔,这可使不得。”刚才看了独山村的资料,冉江哪忍心收他的东西啊!
    “要得,要得,啷个要不得嘛!我老早就盼着镇上能给派个有本事的村长下来,好带着我们过好日子。”
    “原本觉得派个中专生过来已经了不得了,没想到竟然送了个大学生下来,大学生那可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我们独山村总算是有盼头喽!”
    老田头一只手就轻轻松松按住了冉江。
    天天种地锻炼出来的体力可不是他这个一直读书的文弱书生能比的,然后不由分说便把口袋里的东西全掏出来放到了桌上。
    “田叔,你看你这……哎!”现在继续纠缠已经不合适了。
    冉江琢磨着,还是先和他聊一聊,听听他家里的情况,然后抽空到山下的供销社买点东西送过去吧!
    “田叔,你先坐着,我给你倒水!”去厨房给老田头倒了杯水,然后询问起他家里的情况来。
    老田头拿出烟丝包给冉江让了让,冉江摇手拒绝示意自己不会抽烟。
    老田头从烟丝包里捏了一撮烟丝按在烟袋锅里,就着油灯点着,一边抽烟一边说起了自家的事儿。
    他家里五口人,夫妻两个,再加上老母亲和两个儿子。
    老母亲已经八十多了,整日卧病在床也没钱吃药,只能让村里的赤脚医生帮忙开几个偏方,他再上山采草药熬药。
    两个儿子,大的三十二,五年前结的婚,已经分出去住了,有了一个孩子,已经三岁了。
    小的二十七,因为出不起彩礼钱,到现在也没结婚,还和他们住在一块。
    “哎,老大结婚欠下的债两年前刚还清,这还是因为我前些年当村长有些补贴的原因,现在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攒够给老二娶媳妇的钱哦!”老田头长叹一声。
    二十七岁在农村绝对属于大龄青年,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的真不多。
    这要是再拖下去,估计就只能找离过婚或者丈夫过世的寡妇了。
    “我这还算是好的了,村里还有不少三十多了还没结婚的,都是因为凑不够彩礼钱!哎,其实就算凑够了又能啷个样吗!”又是一声叹息。
    “我们黄平镇有句话,‘星光光,月光光,有女莫嫁独山郎’,为撒子吗,就是因为我们独山村穷,莫得那户人家舍得把闺女嫁过来受苦!”
    “‘春种一粒粟,秋收两箩筐,三年到有两年荒’,我们独山村的穷,都被人编成顺口溜了。”
    “附近的媒婆,一听说独山村的后生找媳妇儿,连说都懒得去说,反正也是白费功夫。”
    “……村里也莫得其它营生,我们也不会搞,只能种地,种地地还不行,辛辛苦苦一年到头,最后了不得也就是个饿不死……”
    冉江认真地听着,只是在老田头看过来的时候,就马上低下头去,有点不敢接触他那期盼的目光。
    聊得晚上八点,老田头方才离去。
    临走的时候还拉着冉江的手叮嘱道,“冉村长,我们独山村可就指望你了啊,你可千万别走啊!”
    到了第二天,冉江又去村里转了一圈儿。
    发现情况比起老田头说的还要糟糕,屋子四处漏风,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在这里绝不是传说。
    冉江也是这种穷山村出来的,独山村的情况勾起了他的回忆。
    再加上对回家的向往,冉江在截止时间到来之前,选择了接受系统的安排。
    “收到,第一个世界即将开启,希望宿主能够学会如何带领村民脱贫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