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村长开始 > 第4章 《山海情》
    “宿主将进入《山海情》世界,经历涌泉村村民脱贫致富的全过程,从中积累经验。”系统宣布了冉江即将进入的世界。
    《山海情》啊?这个世界我倒是挺熟悉的,这部电视剧刚刚结束热播不久。
    当初冉江也跟风看过,一开始只是好奇,但很快就被生动的剧情和演员们精彩的演出给吸引了,并深深地沉迷其中。
    二十三集电视剧看完了还觉得不过瘾,现如今其它电视剧一拍就是四五十集,为啥这么好的电视剧却偏偏这么短呢?
    电视剧的内容并不复杂,主要讲述了讲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西海固的人民和干部们响应国家扶贫政策的号召。
    完成易地搬迁,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通过辛勤劳动和不懈探索,将风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的故事。
    故事简单,过程却非常曲折,一开始政府建立吊庄基地,号召西吉的农民们移民、搬迁,但飞沙走石的荒漠条件太艰苦,搬迁来的村民第二天就走了一半。
    主角马得福用尽各种办法动员大家去吊庄,并帮助村民们留下来。
    1996年,党中央作出推进东西部对口协作的战略部署,其中确定福建对口帮扶宁夏,共同推进宁夏扶贫工作。
    福建专家来到村里教村民们种蘑菇,让大家挣到了第一桶金,又想尽办法为蘑菇寻找销路。
    福建的干部们鼓励、带动宁夏的劳务输出,为村里人去福建打工积极创造条件,扶贫政策四面开花,闽宁镇初具规模。
    随着三级扬水工程和加强劳务输出、招商引资等政策的深入执行,闽宁镇旧貌换新颜,越来越多的村民们主动报名搬迁。
    时光飞逝,闽宁镇变得越来越好,这片土地焕发了新的生机,涌泉村的村民们也渐渐过上了好日子。
    这独山村的村民和涌泉村的村民比起来,谁更穷还真有点不好说啊,两个村子都缺少资源,都有没裤子出门的情况。
    要是能进入这个熟悉的世界锻炼一番,等回到独山村以后,说不定还真能找出带领独山村村民脱贫致富的办法来!
    大夏共和国现在也在搞农村脱贫工作,基层的干部只要能做出突出贡献,就会得到晋升。
    只要自己能帮助独山村村民过上好日子,再加上干部年轻化、学历化的政策,起码在硬件条件上,他已经满足了提拔副股级干部的资格。
    至于吴副县长的问题究竟该怎么解决,那就只有等到时候再见招拆招了。
    他虽然是温洞县的实力派,却也不是一手遮天,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和策略,他也拦不住冉江。
    “我要在《山海情》世界呆多久?还有,我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这个世界?”
    冉江连忙问道,你总得让我先有点心理准备吧?
    “没有固定时间,等涌泉村村民达到电视剧完结时候的经济收入水平即可回归,并获得奖励!”系统答道。
    不等冉江再次提出问题,便被一阵儿耀眼的光芒笼罩住了,他下意识闭上眼睛。
    等感觉到光芒散去,重新挣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不在独山村的村办公室里了。
    眼前是一片荒凉,视野之内全是黄茫茫,几乎见不到一点儿绿色。
    光秃秃的黄土高原丘壑起伏,被风水侵蚀,呈现出沟、壑、塬、峁、梁、壕、川等不同的地貌形态。
    一阵儿风卷过,掀起了地面的黄土,天地之间犹如被罩上了一层bbc专用滤镜。
    太阳也变得模糊起来,目光所及之处,浑浊、荒凉、不适宜人类生存等一系列词汇马上冒了出来。
    在沟壑之间散布着零零碎碎的土地,地里长着稀疏的土豆苗。
    这些土豆苗看起来蔫蔫的,一点儿精神都没有。
    这里似乎就是电视剧里的涌泉村了。
    地里的庄稼之所以成了这个样子,可不是涌泉村的村民不肯下力气,而且因为这里太缺水了。
    这里地处黄土高原,山大沟深,年均降水量仅200毫米,蒸发量却在2000毫米以上。
    俗话说:“水是命,肥是劲”,庄稼离开了水就无法生长。
    根据农业科学的基本常识,在年降水量超过800毫米以上的湿润地区,空气湿润,蒸发量较小,可以发展以水稻为主的水田。
    在年降水量在400~800毫米的半湿润地区,可以发展以小麦为主的旱地种植。
    要是年降水量降低到200~400毫米之间,已经不太适合发展种植业了,只能进行放牧。
    至于年降水量200毫米以下的地区,连畜牧业也没办法发展,基本不适宜人类生存,涌泉村所在的西海固就是这样的地方。
    这里曾经十年九旱,大部分地区是一望无垠的黄土,千沟万壑,1972年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哎,才刚刚离开了贫困山区,又到了差不多穷的黄土高原,我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冉江刚开始叹息,就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得福,得福,吃饭咧!”
    嗯?我这是成马得福了?随即新的记忆融入冉江的脑海中,等他消化完之后,便确定自己魂穿了《山海情》的主角马得福。
    “得福,你是咋咧?喊你半天也不理?”有人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额莫事,就是好长时间莫回来了……”冉江连忙应道。
    喊他的人不用说,自然就是马得福的父亲,涌泉村的代理村主任马喊水了。
    “这有撒好看滴,你到了吊庄移民工作室好好干,将来争取早点提拔调到县里去。”
    “可莫跟额一样,窝在这穷地方一辈子!走,回去吃饭,今天给你做了好吃的!庆祝你端上公家的饭碗!”
    现在正是马得福刚从农校毕业,被借调到吊庄移民工作室的时候,只是这时候他还没去吊庄办报道。
    “真香啊!”进到屋里,一股气香气扑鼻而来。
    冉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但是等马喊水把锅盖一掀开,他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