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村长开始 > 第9章 分工协作
    “哥!”马喊水等人走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俩。
    马得宝有些局促,不知道自家哥哥为什么要喊他留下。
    “得宝,你先坐下,额给你倒水喝!哎呀,咱们兄弟俩已经好几年莫好好说回话了!”
    冉江倒了一杯水递给马得宝,这兄弟俩一直存在着心结,他想早点解开。
    “这两年我一直在外面念书,害得你们在村里过苦日子,害得你没书念,是哥对不住你!”
    尽管那时抓阄的结果,但马得宝因此吃亏要是不争的事实。
    “哥,你说这些干撒么,当年那是我运气不好,抓阄没抓上,额可从来莫怪过你。”马得宝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你莫怪过我,我这心里可是一直念着呢,你当年的学习也不比我差,要是继续念书,莫说中专了,念高中考大学都有希望!”
    “我在学校里头,想着你们受的苦,那可是一天也不敢放松,拼了命地在学习。”
    “下课了,他们去打篮球、打乒乓,还有的偷偷谈恋爱,我继续念书。”
    “放假了,他们都去城里耍,我还在念书生怕学不好对不住达,更对不住你!”
    .xw.
    马得宝沉默着,其实他也知道,马得福这些年并不是在享受,在学校里一样辛苦。
    但是话又说回来,就跟水旺爷爷讲得一样,有奔头算啥苦?没奔头那才叫苦啊!
    在学校里再苦也有希望,在涌泉村,那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这样的日子那是真苦。
    “现在额总算是熬出来咧,能挣工资咧,你肩膀上的担子也能松一点了。”
    “从今往后,家里的事情有哥呢,你也该为你自己考虑考虑咧。”冉江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要是想继续念书,我明天去问问张主任,看看能不能给你在镇子上的中学办个插班。
    “前些年是你供额念书,现在哥供你上学。”
    “我都在家待了好几年,白老师当年教的东西都忘了,而且心也野了,你让我坐教室里听课,我怕是憋不住!”马得宝喃喃地说道。
    “那你有啥打算?给哥说,哥好歹在外面待了两年,能给你参谋参谋!”马得宝低头不说话了。
    冉江想了想继续说道,“昨天你带着尕娃、水旺和麦苗他们,想去外面打工?”
    “额吃够洋芋了,额就想出去!但是达不让,额一说出去达就要打额,昨天要不是你拦着,额又得挨鞭子抽!”
    说到这儿,马得宝有有些怨气,从小到大,马喊水对马得福是和颜悦色,对他却是非打即骂。
    “你想从涌泉村出来我理解,不过达那也是担心你,咱姑父出去都快十年咧还莫回来。”
    “而且你自己出去也就算了,咋还把尕娃、水旺、麦苗他们也带上,他们要是出点啥事,咱们家就莫脸在涌泉村待了!”
    “尕娃现在一离家,咱姑肯定又犯病,麦苗一个女娃娃,更容易出事……”
    “你现在也是大小伙子了,做啥事情要想清楚,得亏把你拦住了,要不然等你们跑远了,想找你们回来都不容易!”
    “就算你在外面闯荡出来了,回来一看,咱姑病的发疯了,你心里咋想?”安慰了一番,又指出了他的错误。
    马得宝不是不懂道理,只是接受不了马喊水粗暴的手段。
    经过冉江耐心地解释,他也明白了,“我也想着咱姑的病来着,就是尕娃他们也不想留在涌泉村……”
    “你们现在不是也出来了么?等挖好了地窝子,有个住的地方了,我再帮你在镇上找个好点的工作。”
    “咱先在镇上打工攒经验,等熟悉了,再去银川、兰州这些大地方闯荡!额弟脑瓜子这么灵醒,将来肯定能赚大钱!”说着冉江揉了揉马得宝的脑袋。
    “额听你滴,哥,你跟我说说,大城市到底是撒样子滴么?”
    经过这一番劝说,马得宝的心情好了些,躺在床上听着冉江说起了城市里的见闻,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冉江去张树成那儿等候安排工作。
    张树成直接派他回家帮着修地窝子,“昨天就给你说了,组织吊庄户尽快安置下来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你帮家里人挖地窝子就是工作。”
    于是冉江跟着家人一起到了安置点,开始挖地窝子。
    他年轻力壮,负责挖土,马得宝负责运土。
    马喊水则去帮着尕娃家挖地窝子,他家现在没有壮劳力,这些活只能让他这个当舅舅的来办。
    干了一会儿,兄弟俩换工,让冉江稍微喘口气,从土坑里爬上来。
    冉江看着周围的情况,各家各户都在忙碌,但是由于各家劳动力构成不同的原因,进度也不一样。
    家里壮劳力多的要快一些,少的则要曼上不少。
    这样的工作效率似乎不怎么高啊,冉江琢磨着,是不是能换个工作方式?
    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还有马得福的记忆,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得宝,你先歇下,额去找达还有水旺爷爷说点事情!”
    冉江招呼一声,过去把村里的两位领军人物叫到一起,指出了问题。
    “那还能咋办么?”马喊水一摊手。
    “昨天我问了,其它村子也都是这么干的,谁家先干完了,就去帮亲戚家干,几天时间也就挖好了!”
    “得福,你是不是有啥办法?”水旺爷爷倒是看出了一些东西。
    “是有点想法,额记得小时候,村里集体劳动修梯田,壮劳力挖地抬石头,妇女娃娃摘野菜做饭,分工明确干活要快一些。”
    “你是说把咱们涌泉村的七户人家组织起来,也这么干?”
    当初水旺爷爷可是村里修梯田的总指挥,冉江一句话就勾起了他的回忆。
    “对,年轻体力好的,就专门负责挖土运土,额姑他们就负责找树枝编盖屋顶的筏子……”
    冉江好歹也是公司中高层,让擅长的人去做擅长的事还是懂的。
    “行,就这么弄,额去把他们喊过来!”水旺爷爷和马喊水接受了他的方案。
    这七户人家都是近亲,也好组织,很快就调整了工作方式。
    到了晚上,张树成过来一看,嗯?涌泉村的人挖地窝子怎么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