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村长开始 > 第93章 那就给他批了吧
    “我这不是有点把握不准吗?镇长您工作经验比我丰富得多,您给看看呗?”张水生还是有点不死心。
    “呵呵,农业工作一向是你的强项,我虽然是镇长,但也要尊重你们的话语权吗!”赵天波依旧不接招。
    上次抢资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听他这么说,张水生就觉得一阵儿火大,然而赵天波是镇长,他是副手,只有人家强迫他办事儿的时候,没有他逼着赵天波表态的道理。
    见赵天波不往坑里跳,张水生也没办法,只能带着满满的郁闷回去了,然后看着那份申请书继续发呆。
    干等着是不行的,要是没有看出申请书的不寻常之处,张水生倒是可以用拖字诀应付过去,可既然发现了,那就不能再这么干了。
    他想办法找关系打听了下,似乎没听说冉江近期有和梁教授来往的消息,莫非是他另找人帮忙写的?
    于是张水生又偏向了吴方远一些,但依旧下不了决心,碰巧这个周末他要去县里开会,吴方远主持会议,于是他就把申请书带了过去。
    算了,还是问问吴方远的意思吧,现如今县长不怎么管事儿,我想他请示工作也是正常流程。
    要是冉江没啥背景,那就相当于我向吴方远示好,帮着他收拾冉江,还能在他面前落个好。
    要是冉江有背景,事后来找麻烦,我也可以把吴方远拿出来抵挡一二,就说我完全是奉命行事,责任多少能轻一点吧?
    会议厅里坐得满满当当,各镇代表坐得笔直,一脸认真地看着正在台上抑扬顿挫地读着演讲稿的吴方远。
    他们随着吴方远讲话的节奏,时而露出微笑,时而表情严肃,时而哗哗哗的鼓掌,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听得认真,实际上么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会议结束之后,照例是聚餐,轮到张水生去给吴方远敬酒的时候,他喝完酒后小声说道,“吴县长,我想给您汇报工作。”
    吴方远并没有马上给出答复,不过等张水生上厕所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吴方远的秘书,秘书询问过后把申请书带走了。
    此时,吴方远已经从酒桌上撤离,正在休息室里休息,看到报告也有产生了和张水生一样的疑惑,这到底是谁帮他写的?
    他之前还打算让冉江当他的女婿呢,所以专门打听过冉江的背景,结果显示冉江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所以才在冉江打了他的脸后果断下了狠手,把他赶到独山村当了村长,要么他就在村里呆一辈子,要么就辞职,从体制内滚蛋吧!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冉江似乎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啊!这样高水平的申请报告,连他也写不出来。
    当然,这也是因为吴方远有自己的秘书,这些公文用不着他亲笔写,可判断公文水平高低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而且冉江在县里统一培训时候写的那些公文他也看过,文笔倒是不错,可言辞空洞,跟面前的这份相比可是差远了。
    “县长,现在怎么办?”秘书问道,再过一会儿,张水生就该回黄平镇去了,怎么也得给人家一个答复吧?
    “要不直接让张镇长否了算了?”当初把冉江丢到独山村的事儿就是秘书经手办的,他也不愿意冉江翻身。
    是啊,既然之前已经结下了那么大的梁子,现在就算弥补也来不及了,还不如坚持到底。
    正要说话呢,吴方远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摆摆手让秘书先出去,自己独自打了几个电话。
    这几个电话一打完,吴方远释然了,他重新把秘书叫了过来,将冉江的申请书递了回去,“你给老张送回去吧!”
    “就说利用种植经济作物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这是省里的政策,要是项目可行性比较高,我们肯定是要支持的!”
    嗯?这是怎么回事?吴县长的意思难道是给他批了?秘书有些诧异,直到吴方远丢过来一个严厉的眼神,他才赶紧接过申请书离开了。
    然后找到张水生,将吴方远的意思原原本本转达给他,张水生就更吃惊了,“林大秘,领导这是什么意思啊?”
    “刚才领导就是这么说的,我一个字也没改。”林秘书看着张水生,什么意思你自己好好琢磨。
    这是让我给批了?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回去的时候,张水生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
    他干脆也懒得想了,反正是你吴方远让我批的,将来我批了你也没理由找我麻烦,至于冉江那边,他本来就想让我通过,我还能在他面前落个好!
    反正怎么看也感觉批了这份申请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于是张水生就批准了独山村开展双孢菇种植的申请。
    把冉江叫过来,帮他联系了镇上的信用社,信用社的工作人员对项目进行评估之后,按照政策规定,给独山村发放了贷款。
    “这是两万块,冉村长你点一下。”信用社的工作人员数好钞票递了过去。
    “谢谢。”冉江数了两遍,确认无误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笔钱可是专款,只能用在双孢菇种植上,要是挪作他用,我们不光要提前收回贷款,其他部门还会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工作人员最后提醒道。
    “这是肯定的!我保证每一分钱都会用在项目上!”冉江满口答应。
    张水生在一旁琢磨着,难道这才是吴方远的意思?这小伙子之前似乎没见过钱,突然得了这么大一笔,难免会有啥想法吧?
    要是他一步没走稳,犯了错,那吴方远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刚好可以趁机把他彻底拍死。
    回去后,张水生给林秘书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林秘书又转述给了吴方远。
    “好,我知道了!”吴方远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就算你能把持得住自己也不怕,这个项目想要做好,可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到时候我有的是机会收拾你,而且还能让其他人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