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村长开始 > 第97章 大难题
    自从看到冉江那份申请书之后,吴方远也产生了和张水生一样的疑惑,冉江背后会不会有人?
    吴方远在官场多年,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要谨慎一些,所以一些太过粗糙的手段就不太好用了,免得被冉江背后的人抓住把柄。
    先前把他踢到独山村当村长,还可以用现在号召大学生去基层锻炼为理由,但是现在直接断了他的销路就不太合适了,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
    温洞县本年度的修路计划刚好可以派上用场,选择合适的时机把独山村通往县城的路一断,他们的双孢菇就卖不出去了,双孢菇耐不住存放可是吴方远从农业专家那里打听到的。
    采取这种手段,就算冉江背后的人要追究,也挑不出毛病来!修路可是大事,而且他们选择的时机也非常合适,卡在农闲时节修路,可以减少农村的损失,很多地方都是这么干的。
    而且这项决定是温洞县班子成员共同决定的,就算是冉江背后的人地位很高,他想推翻班子的集体决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为了一个区区村长,就掀翻整套班子成员,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单单追究自己,他也找不到理由,吴方远在体制内待久了,可是深知道集体的力量。
    现在他等于是让温洞县的班子集体为他的决定做了背书,一切都符合惯例,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还没有付出任何资源,修路原本就是县里的计划,如此就能直接把冉江拍死,这手段可比威胁几个批发商高明多了。
    你要威胁批发商,多少都会留下一些把柄,要想解决这些把柄就必须要进行利益交换,这就太麻烦了,那有现在来得轻巧?
    现在什么多余的事情都不需要做,一切都按照规则行事,甚至在某些地方我还可以给你稍微放宽一些,比如允许你延期还款之类,但是只要你补不上这个窟窿,光是独山村老百姓的怒火就够你喝一壶的了。
    要是到时候再闹出什么群体性事件来,你这个村长怕是怎么也当到头了,就算你能找到关系,他也不至于为了运送这么点蘑菇,就逼得我们停止修路吧?
    吴方远基层工作经验很丰富,他也找农业专家打听过了,双孢菇不仅不耐存放,而且在温洞县这地方,每年的种植季就这么几个月功夫,今年这一季耽误了,那就只能等到明年去了。
    按照理想状态,现在蘑菇棚已经搭起来了,蘑菇种植技术村民们也掌握了,只需要咬紧牙关扛过今年去,再想办法让信用社延迟还款时间,等明年种植季节到来的时候,再种上几波双孢菇,独山村依旧能翻身。
    但是独山村的村民绝对不会给冉江这个时间,越是穷的地方越经受不起挫折,为了搭建蘑菇棚,村民们除了贷款之外,自己也帖进去了不少,这些原本都是他们准备用来买种子、买化肥的钱。
    没了这笔钱,接下来的耕种怎么办?孩子上学怎么办?家里有人生病了又怎么办?去借钱么?他们哪有地方可借!
    到这个时候,他们就该埋怨冉江了,要不是你搞出这坑人的项目,我们至于这么惨么?到时候一句话说不好,当场就能打起来。
    吴方远似乎已经看见冉江在村民们的围攻下狼狈不堪,面色苍白,冷汗直流的样子了,他不觉得这样的小年轻能过这一关。
    事实也真如同他预想的那样,冉江现在确实已经被独山村的村民们围住了,村民们脸上满是担忧。
    “冉村长,现在要修路,货车进不来,我们这些蘑菇到底该咋办啊?”村民们可谓是心急如焚,现在整个独山村有六十多户人家都种上双孢菇了,现在蘑菇再次迎来了丰收,然而他们去卖不出去。
    “哎,咱们种什么双孢菇啊,种香菇多好,鲜的运不出去还能晒干了卖!”有村民已经开始后悔了。
    双孢菇和香菇还不一样,香菇水分含量较低,可以通过自然干燥的方法加工成蘑菇干,然后保存很长时间。
    双孢菇水分含量较高,采取自然干燥的方法,往往还没有晒干就生出黑点烂掉了,要不然在电视剧里,凌一农教授也不会如此着急。
    想要保存双孢菇,一般需要采取低温冷冻的方式,然而独山村那有建冷库的钱?而且现在村里还没有通电呢,就算有这个钱,建好的冷库也没办法运行啊。
    “大家不要慌,慌是没用的,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冉江竭力安抚大家,想让大家暂时冷静下来,这样才好想办法。
    “村长,要不你给县里说下,让他们先把修路停几个小时,这样货车就能进来把蘑菇拉走了!”有村民急躁地说道。
    “这不可能,别说交通部门肯不肯开这个口子了,就算他们能开,有些地方的路已经被挖断了,货车还是进不来!”冉江已经了解过了。
    这些路还不是只有一两处地方被挖断了,要是这样的话,冉江还可以去镇上雇佣拖拉机,把货运到断口那儿,然后让村民背过去,把蘑菇装到货车上运走。
    现实却是县里为了节省时间,同时在几个地方动工,整条道路这儿断一截儿,那儿断一截,靠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
    “呜呜呜呜,我辛辛苦苦这么久,伺候这些蘑菇棚比伺候老先人还要仔细,那知道现在好不容易出菇了,却卖不出去,我现在到底该咋办嘛?”有人甚至哭了起来,一想到为修建蘑菇棚借下的债,他们都快崩溃了。
    这可是一千块钱啊,顶得上自己过去好几年的收入了,欠了这么大一笔债,怎么还得清哦。
    “哎,要是不种蘑菇就好了,我老早就说了,咱独山村就是穷命,就该认命,越蹦跶越惨,现在好了吧,钱没挣到手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有人开始隐隐地埋怨冉江了。
    好多人心里都生出同样的想法,是啊,咱们独山村以前是穷,但也不至于欠债,新来的村长这么一折腾,日子可就全毁了!
    一想到这些,好多村民的眼神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