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国民团宠反派小崽崽 > 第468章更想说我爱你
    机智在受到某人威胁以后,心里的天秤还是倾向于更为大佬的那一方。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和恶极有联系的秘密,019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还是不能帮某位突然犯神经的人掩盖犯罪经过。
    事实上,在他发信息给017不久,017就已经从系统帝国来了陆家。
    他一直坐在019的房间里,灯也不开。
    直到,外面有了动静,他才起身走进了衣帽间里。
    此时,他正站在床前,月光透过未遮挡全的窗帘的折射在房间里,微弱的月光漾在他漆黑的眼睛里,幽明不定。
    ,
    “小九。”
    低缓的嗓音在这幽静的房间里轻轻响起。
    似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床上的男人动了动身子,却是并未睁开眼,迷迷糊糊的尾音也随之传来,“嗯?”
    “要喝水吗?”017拿起桌上的杯子,坐在床边。
    019摇了摇头,脸颊埋在被子里,闷声闷气,“不要,我困。”
    “乖一点,要不然明天嗓子会痛。”他语气轻柔,手上却是不有分说的将019扶了起来。
    男人靠在他肩上,浓郁的酒精味萦绕在鼻端,017微微皱了皱眉,将杯子递到他唇边,温声哄诱,“小九,乖一点,喝一口就好。”
    “你真烦。”019低声嘟囔,到底还是抿了一口水。
    见此,017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他将杯子放在桌上,指尖轻轻划过他的脖颈,轻声询问,“小九,今天为什么要去喝酒,心情不好吗?”
    “不不是。”
    冰水入喉,混乱的脑子尚有一丝清明,019艰难的睁开眼,目光迷蒙,“恶极?怎么是你啊。”
    “这应该是梦吧?我酒喝多了,脑袋有点疼,酒还没醒。”
    017,“”自我攻略的小九。
    他眉梢轻佻,微凉的指腹轻轻摩挲着他脖颈上那一抹印记,但笑不语。
    “恶极,我好像跟你一样生病了。”
    “我我明明喜欢的是女人,为什么今天我去找她们,却感到很烦。”
    “我不喜欢她们碰我,一点都不喜欢。”
    “恶极,我好像又不是病了,我喜欢抱安安,而且你看,你现在碰我,我一点都不讨厌,这是为什么啊?”
    “因为我喜欢你吗?”
    说着,他突然伸出手攥着017放在他脖子上的手,直起腰杆,语气带着丝丝急切,“恶极,你看,我这样一点都不讨厌。”
    “小九,我看到了。”
    017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墨瞳里泛着点点波光,像是有星辰坠落,“小九,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讨厌我的触碰吗?”
    “知道。”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他声音有些含糊,却也让人听得真切。
    窗外,夜色迷蒙,月洒清辉,淡如薄纱的一丝云飘于天际。悄悄爬上月亮的脸,说不出的旖旎。
    夜色一如往常般美丽。
    屋内,气氛安静,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飘荡在房中。
    017那盛了星光的眸子含着点点笑意,他俯身凑在男人耳边,温柔的声音比那漫天彩霞还要吸引人心,“小九,我也喜欢你。”
    “其实,比起喜欢,我更想说我爱你。”
    真好,他还能听到小九亲口说喜欢自己。
    他缓缓俯身,下巴搁在他肩上,薄唇吻在他脖颈,缓缓向上。
    似是认清了自己的心,019的回应也异常热烈。
    飘云遮住了月亮的眼,有人在屋内彼此诉说着爱意。
    “小九,乖一点,放松就不疼了。”
    “唔”
    翌日,日上三竿。
    小团子端着醒酒汤站在019门外,奶声奶气的喊道,“叔叔,你醒了嘛?安安给你端了醒酒汤,现在阔以进去嘛?”
    “叔叔,醒酒汤要凉了哦,你怎么还不醒鸭?”
    小团子浑然不知自家房门隔音效果有多好,在屋内埋头大睡的男人丝毫听不见任何响声。
    “叔叔啊?叔叔?”小团子踢了下房门,瘪着小嘴巴坐在了门口。
    江静恰巧在走廊口路过,看到小团子像是个白胖胖的闷鸭子一样坐在门口,嘴角挂上了一抹笑,“安安,你九叔叔还没醒呢?”
    “木有呢~”
    “静姨,机智叔叔醒来了嘛?”小团子蹬了蹬两条腿,歪头看着她。
    江静点了点头,弯腰将她抱起,“你机智叔叔很早就醒了,可能他昨晚喝的酒比较少,你九叔喝的多,所以,你九叔现在还没醒来。”
    “安安,别再这里等你九叔叔了,静姨教你弹钢琴好不好?”
    “那好叭~”小团子也不在坚持,让佣人把醒酒汤端走以后,跟着江静去了音乐房。
    客厅里。
    陆君野坐在沙发上发呆,眼下还有两个明显的黑眼圈。
    “阿野,想什么呢?”江鹤森端着茶盏坐在他身旁,眼中含着一抹担忧,“工作上遇到问题了?跟大舅说说,大舅帮你处理。”
    许是陆君野想的入迷,没有听到他的话,也没给出回应。
    江鹤森皱了皱眉,提高了声音,“阿野?”
    “诶?咋咋了大舅?你喊我啥事啊?”陆君野反应过来,眼神还有些恍惚
    江鹤森摸了摸他额头,“阿野,你没事吧?愣什么呢?我喊你那么久,你都没反应过来。”
    “我没事啊,我想事情呢,您下次喊我倒是大点声啊。”陆君野小声嘟囔着,屁股往旁边挪了挪,继续发呆。
    江鹤森,“”
    算了,随他去吧。
    没人知道,陆君野内心受了多大的刺激,他昨晚回到自己房间以后,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九叔。
    然后他就去厨房做了一碗醒酒汤,在那夜深人静的时刻,他走到九叔房门前的那一刻。
    他听到了七叔的声音,以及那若有若无的不可描述的声音
    最后,他何止是落荒而逃,那家伙就跟火烧屁股似的。
    可是静下来一想,谁能告诉他七叔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而且。
    九叔和七叔他们俩昨晚,应该算是酒后乱性吧?是吧?
    毕竟昨晚九叔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七叔他觉得时机很对!所以就来个趁人之危?
    想到这里,陆君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