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今天校草和他的同桌发糖了吗 > 第411章 番外--黎想(17)
    上了大学之后,两人隔着一条马路就读于不同的学校,其实也不过是几百米的距离,但是他们却很少见面。
    一来是两人学业都很忙,二来他们都不是黏人的个性,不是一天没见面就浑身难受的那种性格。
    黎灿婚前在湖城就有一套公寓,之前本来打算装修了当作婚房的,后来因为两人都留在了帝都发展事业,湖城这套房子就空了下来。
    黎想到这边上学,自然而然地周末就住到了那边去了。另外为了上下学方便,澜星还给他买了一辆车。
    周五这天放学,黎想照例要去傅念的湖城师大找她一起吃饭。
    湖城师大的饭堂菜色丰富远近闻名,经常有湖城理工的男生下了课特意跑过去那边打饭,顺便看看美女。
    黎想就跟他们不一样了,他主要还是过来谈恋爱的。
    每次他们出现在师大饭堂的时候,旁边的座位基本都会空出来,主要是没人想一边吃饭一边吃狗粮。
    在师大饭堂吃完晚饭,黎想正要送傅念回宿舍,忽然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把在饭堂吃饭的学生都堵在了这里。
    夏秋交际大雨来势汹汹,大多数人都没有带伞,只能找室友帮忙送伞或者冒雨跑回去。
    傅念本来想打电话让舍友给他们送把伞的,可是没过多久,饭堂突然停了电,连对面的学生宿舍也瞬间暗了下来。
    这个点停电,在饭堂等雨停的学生们立刻就躁动了起来,有人开始变得不安了。
    【怎么会突然停电啊?不会是大雨的关系吧?】
    【这个点停电,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啊?】
    【不是吧?!我们明天要考专业课,今晚要是没电我还怎么复习啊!】
    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让人越来越烦躁,因为饭堂完全漆黑一片,很多人都挤到了大门口旁边。
    黎想把傅念拉到门边,抬起一只手臂抵着墙,坚实的臂弯围出一小片空间,把人牢牢地护在了怀里。
    外头是磅礴大雨和轰隆雷鸣,身前却是温热的胸膛。冷雨夹杂着寒气,却丝毫不能突破半分他为她构筑的坚实城堡。
    傅念窝在他的怀里,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其实好像也并不是很着急地希望雨停了。
    这场雨来得突然,却下了很久。有些本地学生见天气恶劣,学校还停电,干脆让家人过来接他们回家。剩下的要么听天由命继续等雨停,要么继续焦急地祈祷着赶紧来电。
    黎想见这一时半会估计来不了电了,于是问道,
    “要不今晚去我那儿住?”
    傅念有些犹豫。他们虽然在一起三年了,可是傅念除了偶尔过去他那儿吃饭之外,还从来没有在他家里过过夜。
    不过这会儿雨势看起来没有半点要减弱的趋势,反而还愈演愈烈,天色黑压压的一片,风夹着暴雨噼里啪啦砸在水泥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傅念没有犹豫太久,点了点头应了好,于是黎想冒雨跑去把车开了过来。
    车外狂风暴雨,挡风玻璃上白茫茫一片,映着窗外灯红酒绿。车子艰难地行驶了20分钟才到了位于侨中旁边的公寓。
    进了门,两人身上都沾染了不少雨雾,衣服湿漉漉地黏在身上。
    黎想给傅念拿了一双家居拖鞋,随后走进了房间,给她找出来一件干净的白色卫衣,让她先去换上以免着凉。
    傅念没有多家客气,接过衣服朝浴室走去。
    她脱下自己身上那件已经被水汽打湿的衬衫,随手搁置在洗手台上,然后套上了黎想给她的白色卫衣。
    他的衣服对于她来说有些宽大,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还带有他专属的蓬松干净的味道。
    傅念其实挺喜欢他身上的味道的,偶尔会有淡淡的松香味,夹杂着好闻的清新的洗衣液香味。
    她换好衣服出来之后,正好看见黎想也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家居服出来,这会儿正在厨房不知道煮什么东西。
    黎想把姜片丢进锅里,回过头来就看见傅念穿着他宽大的卫衣走进来。
    小姑娘的骨架子小,卫衣套在她身上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埋没,领口露出一截白皙的锁骨,透着微薄的布料似乎还能看到底下柔软的腰肢和隐隐若现的风景。
    黎想愣了一下,有些不自在地收回了目光。
    傅念却毫无觉察地走到了他身边,好奇地问道,
    “你在干嘛呀?”
    黎想拿着一根长柄汤匙搅拌了一下姜片,淡声应道,
    “煮个姜汤。你刚刚淋了雨,别待会儿感冒了。”
    傅念于是靠在料理台边上,认真地看着他熬煮姜汤。
    厨房里并不算得上静谧,玻璃窗上是劈啪作响的雨水溅落的声音,电磁炉上姜汤发出滋滋的冒泡声。可是依然有种叫做暧昧的东西在两人之间悄然发酵。
    傅念正盯着滋滋冒泡的姜汤出神,忽地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抵在了料理台上。
    身后是冰凉的大理石面,身前是男人滚烫的气息。傅念一瞬有些紧张得微微颤抖了一下。
    像是预料到即将发生什么,她没有躲闪,却勾着男人的脖颈小声道,
    “水快煮开了!”
    黎想瞥了一眼还在微微冒泡的姜汤,从容不迫地应道,
    “还没那么快,所以还可以先干点别的”
    说着,他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仰起细长的脖颈。
    他的唇瓣覆了下来,带着熟悉的迫不及待和侵略气息,密密层层把她给包裹在其中。
    傅念仰着头接受了这个细密又绵长的吻,似乎还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和若有似无的吞咽声。
    两人不知亲吻了多久,傅念觉得自己的唇瓣都有些微微发麻了,忍不住抵着他的胸膛推开了他。
    水声沸腾着,旖旎气息渐消。
    黎想盛了两碗姜汤出来,把其中一碗放在了傅念面前。
    傅念脸上的红晕还没散尽,小脸滚烫得要命,她避开黎想投来的炽热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捧起碗,小口小口喝了下去。
    一碗姜汤落肚,驱走了刚刚大半的寒意。两人窝进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黎想搂着自己的小姑娘,看着她身上的白色卫衣,忽地想起了往事,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傅念闻声抬头,“你笑什么?”
    黎想低头亲了亲她的额角,淡淡然地解释道,
    “我记得我外婆说过,当年她是我爸的一件白色卫衣,发现了我爸妈早恋的苗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