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贺少的替身粘人小娇妻 > 第341章北叔出事了
    新闻上报道的事是真的。
    贺振雄找车在高速上恶意别他的车,想要让他出车祸。
    可是贺卿弦太了解贺振雄了,也早就料到了贺振雄会有动作,所以一早就换了乘坐方式,而他车上的,换成了警察。
    贺振雄自以为把贺卿弦逼死了,殊不知他早就在贺卿弦的圈套里面了。贺振雄恶意别车警察,有故意谋杀的嫌疑,恐怕剩下的时间都要在牢狱里面度过了。
    至于他妈妈的事情,来日方长不是吗?
    飞机起飞了。
    贺家。
    一群警察直接围住了别墅。贺振雄原本已经听到风声,拖着箱子正准备跑路,刚从别墅里出来,就直接被逮了个现行。
    贺振雄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汗,脸更是直接白了,他用箱子挡住围上来的警察,骂骂咧咧。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儿子可是贺氏集团上市总裁,贺卿弦。你们要是为难我,小心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位叔儿,你也知道你还有一个儿子叫贺卿弦啊!我以为你根本记不得自己的儿子呢!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你可是恨不得直接杀了自己儿子啊!”
    跑在最前面二十出头的一个小警员听不下去了,直接就翻了个白眼。
    找车在公路上上演速度与激情的时候不见记得自己儿子,出事了就想着把自己儿子搬出来了。
    人渣。
    “你还是快闭嘴吧,赶紧跟着我们走,要是到时候我们动起手来,吃亏的可是你自个!”
    贺振雄脸都僵了。
    贺卿舟正从外面回来,一下就看到了满院子的警察,他愣了一下,抬脚慢慢地退了出去。
    贺振雄也看到贺卿舟了,当即抬起手臂朝着贺卿舟挥动起来,“儿子,儿子快过来救你老爸呀!”
    贺卿舟沉默了一下,抬脚走了过来。
    贺振雄:“小舟,快给你哥打电话,让你哥叫人放了老爸啊。”
    贺卿舟:“你做什么了?”
    贺振雄:“我没做什么啊!都是误会,小舟,我打电话你哥不接,你快给他打个电话,让你哥放了爸爸。”
    贺卿舟感觉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到他身上来了,他抿了一下嘴唇,看向了抓着贺振雄胳膊的警察。
    “麻烦能告诉我一下,我爸爸他犯了什么事吗?”
    “他雇人故意制造车祸,想要谋杀你哥。幸好在车上的是我们的同志,现在你哥起诉了他。”
    “哦。”贺卿舟了然点头。
    “你别听他们胡说。你爸爸我是这样的人吗?小舟,你要相信爸爸。”
    “我相信爸爸。”贺卿舟脸上依旧是吊儿郎当的,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口香糖,直接就塞进嘴里去了,说出来的话也有些含糊不清的。
    但就算是这样,所有人还是都听清楚了。
    贺振雄脸上马上就露出了欣慰的笑来,“我的乖儿子,爸爸总算没有白疼你。”
    话落。
    贺振雄正想催贺卿舟去求情,就看到贺卿舟把嘴里的口香糖给吐了出来,包进纸里丢进了垃圾桶。
    “爸爸,我是相信你真会算计我哥的,毕竟现在在你眼里。外面的那个才是你亲生儿子,而我和大哥,就是你捡垃圾捡来的。”
    “哦,不对。应该是说,别人捡垃圾的时候不小心给你留下来的。”贺卿舟语气很淡。
    说完,贺卿舟不顾贺振雄难看的脸,直接对着所有的警员鞠了个躬,“我能顺便起诉他重婚吗?”
    事情完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飞机落地,已经是夜里的四点。贺卿弦从飞机场出来,顾不上休息,直接就冲着秦乐乐的方向过去了。
    而秦乐乐睡到一半,也被孙若萱给吵醒了。
    孙若萱挨着叫起床,叫完一个换另外一个。不到四点钟就把所有人都给叫了起来,给聚在了一起。
    虽然才刚到这里,但是大家从下飞机以后就一直忙着,没来得及好好的休息,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养精蓄锐,这一下全被孙若萱给破坏了,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差到了极点。
    秦乐乐的脸色也差,她怀着孩子,因为没有睡够,肚子里的孩子格外闹腾,一阵阵地往上顶,秦乐乐就一口一口的胃酸往喉咙里倒,整个食管都火烧火燎的。
    但孙若萱就像是瞎的一样,不仅装作看不见,还拍着手跟大家动员,“我寻思着我们今天就要进沙漠了。虽然去的地方不远,但是也不近。”
    “沙漠这种地方得多危险啊,所以大家来坐在一起加加油,鼓鼓劲。”
    没有一个人吭声。
    孙若萱又拍手,“来啊,大家一起动员啊!”
    前面的忍不住了,“你是不是有病!”
    孙若萱:“欸?你就这个素质吗,你怎么说话你?”
    “我就是说了。我问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就是脑子出问题了,做事完全都不考虑后果。大晚上的,把我们全都叫起来,我还寻思是不是要提前出发,结果你给我说这个?”
    “还动员,动员你妹!你快滚一边去吧。杵在这里,就你那张蛇精脸,我眼睛一看就瘆得慌!”
    孙若萱忍不了,“没人管管吗,你们就是这种素质吗?集体行动之前,谁不是先动员啊!”
    秦乐乐:“要动员也轮不到你。”
    孙若萱:“秦乐乐。你什么意思,我好歹是博士生,你一个本科都没毕业。私生活完全不检点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北慕强:“她没有资格,我有吗?”
    北慕强刚开始是不打算说孙若萱的,孙若萱从外面回来也是带了任务的,最重要的是,她还带来了一些很重要的资料。
    权衡考虑,北慕强打算就由着孙若萱了,可是现在北慕强也看不下去了。
    素质太差,品德太差,而且还任意妄为,就这种人留在团队里,那就是一颗坏粥的老鼠屎。
    北慕强:“乐乐是我学生,也是我见过天赋最好,也最努力的人。是,乐乐现在的资历是还差了一些,不过没关系,就乐乐这种天赋,我相信她可以在这一条路上走得更长更远。”
    “另外,我想通知孙同学你一声,等天亮的时候。你可以收拾东西回去了。我们这个团队庙小,恐怕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孙若萱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马上就知道自己是被开除了。
    开除我?
    凭什么啊!
    我一个海外回来的高材生。难道还比不上一群固步自封的土鳖不成?
    孙若萱恨到了极致,一下就把目光投向了北慕强身上,她盯着北慕强,恨不得从北慕强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都是这个老家伙。
    眼睛瞎不说,还护短。
    既然你让我不好过,那我也绝对让你也好不了!
    心里想着,孙若萱在经过北慕强身边的时候,突然间就从侧边重重地撞了北慕强一下。
    秦乐乐打一开始就留意着孙若萱了。见到孙若萱的动作,第一时间就朝着北慕强的方向扑了过去。
    其实这一下也不算特别刁钻,放在以前,北慕强轻轻松松就能自己处理了。
    可是现在北慕强正在被病痛折磨,脚上身上没有半点儿的力道,被这么一撞,人就直挺挺下去了。
    秦乐乐都已经算快了,但是还是来不及,只出手抓住了北慕强的胳膊,还被巨大的惯性带得踉跄,朝着北慕强的方向就压了过去。
    “啊!!!”所有在场的人都不忍心看了。
    秦乐乐也茫然地瞪大了眼睛。下一刻,秦乐乐的腰突然间就被抱住了,接着北慕强也被拽了起来。
    呼,呼呼。
    秦乐乐胸膛剧烈起伏着,耳朵里都是强烈的心跳声,她人一反应过来,根本来不及跟贺卿弦打招呼,就转身去看北慕强了。
    北慕强已经晕倒了,脸上也是惨白,额头更是有大颗的汗珠子滚了下去。
    秦乐乐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停止了,手脚更是一个劲地发冷,连怎么走路都不知道了。
    她抓着贺卿弦的手,声音不停地抖,“叫医生,贺卿弦,快叫医生。”
    救护车过来了。
    秦乐乐手脚发软地跟着坐了上去。一旁孙若萱想趁乱跑,被贺卿弦一只手按着后脖颈,直接就给推上去了。
    整个车厢都很压抑。
    秦乐乐不停地搓手,又被贺卿弦抓住,完整地包进了掌心里。
    贺卿弦:“别弄了,你手都要给搓破皮了。”
    秦乐乐:“老师怎么还没有醒啊?”
    贺卿弦:“会醒过来的。北叔不会舍得就这么走的。乐乐你别急,会好起来的。”
    所有语言都是苍白的。
    秦乐乐盯着北慕强躺的担架,看着点滴一点点地流进手臂里,秦乐乐的眼眶就红了。
    都怪我。
    要是我不跟孙若萱冲突,老师就不会因为维护我出事了。
    都怪我!
    秦乐乐的思维跑偏了。握着拳头就往自己的头上砸,接着就又被贺卿弦给拦住了。
    “乐乐。这件事的问题不在你。”贺卿弦一看就知道秦乐乐的心思,当即心疼得不行。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她,你不要把所有的问题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好不好?”
    秦乐乐:“可是,要是我不……”
    贺卿弦捏住秦乐乐的下巴,往秦乐乐的嘴巴上亲了一口,“乐乐,心态放好一点。北叔不会有事。”
    当然我也不会让故意挑事的人,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