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备婚礼这段时间沈司寒很忙,安然看着他每天进进出出的,渐渐也心生了疑惑,她在想,如果不是那天王妈说漏了嘴,她是不是就那么稀泥糊涂的被他拐去了婚礼现场。
    “我要见安染。”不是请求,而是强制的要求,不能嫁给沈司寒,绝对不可以,她已经被他毁过一次了,绝对不可以再来第二次。
    “不是前几天才见过吗?”男人似乎并没有起疑心,只是觉得她前不久才见过安染,现在又要见,怕她待在家里太闷了,但是他又不想放她出去,似乎是看透了沈司寒心之所想,安然冷笑一声,随即眼眸冷冷的看着他。
    “我现在就连要见我妹妹都不行了是吗?沈司寒,你到底要关我到什么时候,我是人,不是你的宠物。”
    如果不是为了安家,她早就走了,那还能被他关到现在,可是,现在就算她想走,也走不了,门外那么多的保镖,就连走出这个别墅都难说,更别提走出海清市了。
    安然的语气很不好,甚至可以用恶劣来形容,沈司寒无奈,对她,他现在不能吼也不能动手,他必须让这场婚礼完美落幕,所以,他还是答应了她要见安染的要求。
    再一次看到安染的时候,是在婚礼开始的前一天,沈司寒想着,明天就是婚礼了,今天让她们两姐妹见面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可是,他却低估了两个一同生活了三四年的默契。
    花园里,安染手挽着安然,她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可是,姐姐却不知道,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开口,可是未曾想,还不等她开口,安然竟在她之前说了出来。
    她说的声音很小声,也很谨慎。
    “染染,你帮姐姐个忙。”她说着,便塞了一个纸条在安染手里,安染心里一惊,似是不敢相信她的姐姐会这么小心的塞纸条给她,她看到的,明明是沈司寒对她很好的样子啊。
    正准备开口问出心里的疑惑时,安然急忙出声阻止了她:“你先别说话,染染,你知道的,我不想嫁给沈司寒,留在这里,也不是我愿意的,染染,你要是肯帮我的话,你就点点头。”
    不出安然所料,安染是愿意帮她的,她把她的计划都告诉给了她,对于这个妹妹,她是相信的,毕竟,这是从小宠到大的。
    安染走的时候,安然把她送到了别墅门口,其实,她也很想一脚跨出去,但是她敢确定,她要是一脚跨出去了,那躲在暗处的那些保镖们,也一定会一齐跨出来擒住她。
    站在大门口看着那远去的车尾,安然的思绪早已不知飘向了何处。肩上突然多出了一双大手,搭在她的左右肩膀上。
    “好了,现在人也见到了,我们该回去了。”
    低沉的声音不给她一丝犹豫的机会,大手用力揽过她的身子,把她往别墅里带去,安然心里微微一叹,她没有看向沈司寒眼睛反而是直视前方,可是,那话,却是对着身旁的他说的。
    “沈司寒,你真的喜欢我吗?”
    不确定的疑问发出,而他,也没有一丝犹豫的便用着最坚定的语气回应着她:“我爱你,安然,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是我的。”
    听听,多么坚定的语气,多么霸道的告白啊,可是,既然喜欢她,爱她,那为什么又可以把她认错呢?为什么认错了那么久,都反应不过来呢?
    安然想着就想问出来,可是最后她还是选择了闭嘴,有时候,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深究的好,而且,她都是要走的人了,在纠结下去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这晚,两人依旧是睡在一张床上,可是心里,却是不同的两种心境。
    天空暗了又亮,这一天,安然走出了别墅的大门,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拦她。
    她装作不知情的跟着他来到了教堂,装作惊讶的样子问着他为什么带她来这里,而他,也只是笑了笑,眼眸里满是宠溺和爱意。
    那一刻,安然想,她是被感动到了的,因为,她环抱住了他那精壮的腰身。
    “好了,傻丫头,这一次,我们将会完成这个完美的婚礼。”
    说着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很温柔很温柔。
    安然只是回以一笑,然后便跟着礼仪走进了化妆间,按照习俗,新朗是不能在婚礼之前见新娘的,这也给了季凉川机会。
    婚纱穿上的那一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安然真的有被惊艳的,婚纱很美,可是身后的倒地声也很快的就把她拉回了现实。这时候,沈司寒应该在婚礼现场招待来宾才对。
    “安然,我就知道你是被挟持了。”
    季凉川放到了化妆间里的佣人和礼仪,在结束任务之后他就发现不对劲了,果然如此,安然不是自愿离开的,是被人带走的。
    季凉川的出现着实也是安然没有预料到的,她以为,他会在明天或者后天才出现。
    “你怎么这么快?”
    “结束任务之后我就来海清市了,本来没找到你就心烦,没想到我会接到安染的电话,她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安染,我现在就带你离开,你放心,一切我都计划好了,跟我走。”
    季凉川说着就要拉上安然的手,可是却被她一把躲开。
    “我先把婚纱脱了,你转过身去。”
    穿着这么繁琐的婚纱逃跑,这不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季凉川果断转过了身,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直到那道女声再次响起:“走吧。”
    她穿上了来时的衣服,白体恤加宽松裤,这是她一早就想好的,要是季凉川没来,她也是打算逃的。
    两人一路顺利的从窗户那里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教堂大堂,纪言修和蓝非辰两人看着沈司寒的玩笑,说一个媳妇儿还娶了两次,他也不恼,只是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笑的腼腆。直到有人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的脸色才忽然大变。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冰冷的声音如同寒冰炸裂般,纪言修和蓝非辰不着头脑的看着他,脸上满是不解。
    “言修,非辰,这里交给你们了,我还有事。”
    沈司寒说着,便头也不会的疾步离去,把教堂的事交给了纪言修两人。
    看他这样子,两人心中也隐隐猜到了什么,但是也只是看着对方摇了摇头,不予作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