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时候,柏总给我递橄榄枝的时候,可要递最好的,不然我可去找别人了!”徐晏枝也注意到了前方有人,见柏苍绎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便如常跟男人说笑,也和一群人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之后,几个人听闻小姑娘的话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确实看上去气度不凡,让人有种上位者的感觉。
    可是他身边那个漂亮又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着实让人无法接受。
    c见躲不过去,徐晏枝整张脸都沮丧了起来,张开嘴刚想说什么,柏苍绎便把药塞进了她嘴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谅徐晏枝总是喝苦药,霍泽这回研制出来的药片倒是甜的,跟糖果片似的。
    意料之中的苦味并没有在舌尖蔓延,徐晏枝眯了眯眼睛,伸手接过了柏苍绎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口。
    见小姑娘这回这么老实,柏苍绎说到底还是有些不习惯,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目光有些怪异。
    徐晏枝察觉到柏苍绎诡异的目光,顿时就炸了毛“我没发烧!”
    男人见她眼中带着恼怒,勾唇笑了笑,低声“嗯。”
    徐晏枝更气了,伸手打掉男人的手,翻身下床换衣服去了,顺便还洗漱了一番。
    带来衣服里一半是裙子,一半是裤子,因为徐晏枝总觉得浑身不舒服,便麻烦点穿了裤子。
    正好是饭点,饭堂的人流不少,一个个都扎堆吃着饭,不少人在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便开始同身边的人说话。
    基地里的训练方式有些独特,学生是分配给老师管的,进来的时候会按照顺序,分配给各个培训老师。
    也可以提出换培训老师,前提是培训老师同意接收。
    老师和学生都在同一个饭堂吃饭,昨天晚上就分配好了,自然都围着自己同学扎堆。
    只不过小部分人不甘心,不满于现状想换一个老师,便盯着周围,看看能不能碰巧碰到心仪的老师。
    恰好,柏苍绎牵着徐晏枝进来了。
    毕竟人的目光纷纷都投向了门口,毕竟柏苍绎在培训基地里来说,培训老师之间容貌最盛的一个,也是最年轻的一个。
    听说他只教一个学生,开始大家还有些唏嘘,后面特地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个年轻的辅导老师实力不容小觑。
    来这里的不仅有平实力考进来的学生,还有被家族送进来培训的贵族小姐少爷们,他们自然是想被独特对待,而不是像普通人那般,分配给某个老师。
    尤其是那几个坐在一起的贵族小姐,直勾勾的盯着柏苍绎的脸。
    一走进饭堂,徐晏枝就能感觉到身上的目光格外热烈,而且分很多种。
    有嫉妒的,有探究的,还有痴迷的。
    不过,徐晏枝还是被饭堂的食物暂时吸引了,不得不说那个大财阀财力资源的基地,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真金白银砸来的。
    只看了一眼,徐晏枝就觉得食欲飙升,肚子空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男人任由小姑娘贪心的点菜,站在她背后为她挡掉了不少蠢蠢欲动的目光。
    其实是很嘴馋,徐晏枝也并没有点太多,只是比平时的基础上多了两个。
    她也不怕吃不完,反正吃不完还有苍苍。
    点好了,饭菜便走到角落里坐下,两人一路坐周围的目光越发热烈,甚至还有不少人有些蠢蠢欲动。
    不过这一切都并不能影响到徐晏枝吃早餐的心情,手里拿了一根油条,试探性的咬了一口。
    咀嚼了几下,小脸顿时就亮了起来,这油条炸的刚刚好,外面酥脆酥脆的,还有股奶香。
    并没有比家里厨师做的差,豆浆的味道也十分醇厚,甜味也刚好。
    小姑娘就是十分容易满足,一顿好吃的早餐就能让她心情十分愉悦。
    徐晏枝忍不住期待的看了看面前的蛋挞,不知道是不是让她给她惊喜呢?
    见小姑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柏苍绎忍不住笑了,想提醒她早上不许吃这么多甜食,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着盘子里的两个蛋挞,伸出手捏起了一个,皱着眉头,送到了嘴里去。
    “唔!”徐晏枝瞪大了眼睛,嘴里还咀嚼着油条说不出话。
    “好腻。”
    听到男人的评价,徐晏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嘴里的油条咀嚼完,把剩下的一个蛋挞塞进了嘴里。
    并没有柏苍绎所说想象中的那么腻,但是也并不是很让人惊喜,就是一个普通的蛋挞罢了。
    这倒是让徐晏枝有点小失望。
    便也就没心思跟柏苍绎计较了。
    正准备离开饭堂的时候,蠢蠢欲动的贵族小姐们,见两个人要离开了,连忙上前。
    “柏老师,我想换到您的组里…”
    徐晏枝眨了眨眼睛,拉着柏苍绎的衣服,歪着脑袋和她们对视,那贵族小姐被吓了一跳,嘴里的话也没说完。
    “抱歉,我只教一个。”柏苍绎抬手把好奇的徐晏枝拉了回来,语气冷淡的吐出一句话,便带着徐晏枝离开了。
    留下几个女生站在原地十分难堪的看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
    吃完早餐后,按照昨天晚上老师公布的时间表来,大家是要去教室里上课的。
    每个教室是分配给各个老师管,而柏苍绎比较特殊,只有一个学生,自然是不需要教室了。
    得知并不需要去教室上课,徐晏枝不禁发出了疑问,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来基地呢?在家里不好吗?
    柏苍绎勾唇笑了笑,“来办事。”
    过来陪枝枝是主事,其次才是其他事情。
    小姑娘听闻下意识一愣,这里不就是一个实习基地,还能办什么事呀?
    “想知道?”柏苍绎余光注意到前面向他们走来的一行人,语气依旧没变化,只是手不动声色的把徐晏枝揽在了怀中,把视线全挡住。
    “嗯!”她有点好奇,是什么事情要让柏苍绎来办的?
    “他们在这里训练完毕之后,会送到总决赛参加比赛,前三名会受到各种招揽,然后签合同,毕业之后问哪个财阀或者企业,又或者是哪个国家效力。”
    “这个我知道,但是这和你过来有什么关系啊?”徐晏枝一进来就知道这件事,可是这些还并不能把柏苍绎连串起来吧?
    “谁不喜欢人才呢?”柏苍绎淡淡的笑了笑,没做太多的解释。
    “那到时候,柏总给我递橄榄枝的时候,可要递最好的,不然我可去找别人了!”徐晏枝也注意到了前方有人,见柏苍绎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便如常跟男人说笑,也和一群人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之后,几个人听闻小姑娘的话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确实看上去气度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