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超绝仙帝 > 第863章 巧合!
    少年的气息太强了,以至于司徒墨都感觉实力已经超越了武神。
    “这黑云少年是灵体?”
    司徒墨来不及多想,这人不可力敌,赶紧走才是最为重要的。
    然而这少年,根本没有给司徒墨这个机会。
    黑云压盖,遮天蔽日,虚空之力弥漫,遮掩这里的一切,封住了司徒墨的去路。
    淅淅沥沥的大雨下着,其中夹杂着少年的灵气,熄灭了司徒墨的琉璃净火和九幽地狱炎。
    少年并未多说一句,背后的那一柄长剑出窍,直奔司徒墨而来,司徒墨连连躲闪,却躲闪不了,向后退去的那一刻,被剑光扫中。
    心口多了一道三寸长的血痕。
    鲜血滴落,那长剑似乎爆发出哀鸣声。
    “这小子有诡异。”司徒墨看向此人,未成形的武道天眼锁定他,少年本质的本质展露无遗。
    “这是怨灵?”司徒墨恍然大悟。
    刚才那一座雕像,竟然是用来供养怨灵的。
    祭拜怨灵,这意味着会有无数人死亡,而这一头怨灵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武神巅峰的层次。
    要形成这样强大的怨灵,在天武界这样的地方,需要至少万年以上。
    司徒墨忽然想起,之前来大殿的一幕,天下宗的普通弟子,实力在武皇,及以下的,一个个的气血流失,如同被吸干了一般。
    多半也是这东西所为。
    “你的血,似乎很不凡。”怨灵感受到那一柄伴生宝剑的哀鸣,一双深渊一般的眼睛锁定了司徒墨。
    这算是变相的提醒对方。
    “我的父母曾经也无意间觉醒了玄黄之血,我是他们的血脉,想来也有这么一种力量。”
    他的血,也可破万法妖邪。
    司徒墨口诵渡人经,震慑怨灵,可却没有多少作用,以自身的鲜血布置在阵法之中,杀向怨灵。
    少年神色依旧古井无波。
    “你的血脉太过于稀薄了,目前境界也未达到,还不是我的对手。”
    他轻轻抚摸着那一把伴生宝剑,屈指一弹,剑身便爆发出一阵呜鸣。
    随后一道天光向着司徒墨爆射而去。
    “这东西可真难缠。”
    “好在他目前的实力像是受到了某种限制,暂时无法发挥出全力,否则一个照面我就要死。”
    司徒墨没有打算硬憾这一剑,而是引动绝天祖师的道像阻挡这一击。
    ‘轰隆’一声,绝天祖师的道像将剑体震飞回到了怨灵身旁。
    司徒墨口中一声轻叱,“九天神雷。”
    巨大的印诀打入天空,直接冲出了黑色的云层之外,司徒墨引动九天神雷轰杀向怨灵。
    而此时怨灵动了,鬼魅一般出现在司徒墨身前。
    对着胸口蓦然按出一掌。
    司徒墨的胸膛直接被贯穿。
    而此时,九天神雷轰然落下,打在怨灵身上。
    一切的鬼怪都怕雷霆,只要一接触,就会灰飞烟灭,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出现该出现的场景。
    怨灵只是被轰飞了。
    浑身焦黑,但双瞳中的杀意却一直没有消散。
    “这东西平时吸收了人的精血,如今已经成了不人不鬼的存在,这雷霆伤不了他。”
    天空。
    九天神雷已经轰碎了黑云,黑色的窟窿一时间难以弥补好,司徒墨抓住这个机会逃走。
    怨灵幻化黑云为大手,向着司徒墨拍去。
    司徒墨的速度极快,但还是被追上了,一掌打在身上,差点去了半条命。
    好在出了天下宗,这东西就没有追出来了。
    司徒墨心有余悸。
    “以我目前的手段对付这种半人半鬼的东西还是很勉强。”
    若真与之应拼,估计也讨不到好处。
    司徒墨咯血,这一次受伤很重,不过也不算亏,至少天下宗万年基业差不多是毁了,那些什么阵法,宗门圣地之类的,被他破坏得差不多了。
    还有两尊武神也被他杀了。
    “得找个地方赶紧疗伤。”
    他的仇家很多,不能就这样回南川了。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就在这北斗寻一个地方疗伤。”
    司徒墨不知,不仅是他这样想的。
    被玄风武神打伤的玉蝉仙子也是这样想的。
    此时一处山洞内,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此刻盘坐于洞内,她的脸色越发潮红,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
    她娇/躯乱颤,打坐都显得不稳定。
    心境也不稳了。
    脑子里总是浮现出男人的画面,这是她作为天之娇女从未有过的。
    玉蝉仙子中了七彩斑斓蟒的毒素,药石无用,只有男人才能助她度过这个难关。
    她越是与自己的思维做斗争,蛇毒就发作得越厉害。
    一口鲜血喷出,玉蝉仙子的气息不稳。
    摇摇欲坠,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越是娇弱,眼中的杀机就越发凌厉,“玄风,你这个畜生,等我恢复之后,一定要杀了你。”
    玉蝉仙子努力坐起身来。
    口中还念叨着道家的清心诀。
    “心若冰心,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闲气凝。。。。。”
    司徒墨出了天下宗之后,神识扩散出去,最终锁定了一处山洞,而这里,也是玉蝉仙子的所在。
    司徒墨浑浑噩噩进入山洞,随后也席地而坐吞服灵药恢复伤势。
    “有三根肋骨断了,只不过这伤势恢复很快,比较棘手的还是那怨灵的戾气,进入体内久久不散,血肉都溃烂了不少。”
    “得赶紧将之炼化,否则这东西恐怕会感染我整个身躯。”手机\端 一秒記住《999》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司徒墨心念一动,在此地设下了一个阵法之后,就进入了修行状态。
    司徒墨丝毫没有察觉,在这一个山洞的最深处还有玉蝉仙子在这里。
    玉蝉仙子浑浑噩噩,她道心已经破了,曾经把男人看做蝼蚁,纵然是天下的男人,也无一人配做她的男人。
    而今,居然会恬不知耻的渴望有男人疼爱。
    玉蝉仙子在地上挣扎,石块上翻滚,渐渐的失去了理智。
    慢慢的,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向着洞口的方向而去,而那里,正是司徒墨所在。
    司徒墨想要清除那一股戾气,然而,那一股戾气却有侵蚀他识海的危险。
    司徒墨的元神固守识海,肉身则是在颤抖。
    怨灵沾染了太多因果,这一丝戾气看似简单,想要炼化却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