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名远扬:厉太太强势虐渣慕迟 > 第26章 冤家路窄
    林艺一连深呼吸了几口,压下情绪,转头对顾言初说:“这段时间你受委屈了。”
    顾言初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事实上自己确实没什么事,她和这些人没什么感情,所以不会心痛,也不会愤怒。如果说真的有什么的话,可能是替原主的惋惜与不值吧。
    真正的顾言初已经被他们害死了,如果让眼前这个女孩知道,她该会多难过。想到这,顾言初低下了头,并不打算把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来。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上飞机前看到有新闻说你和一个神秘男子参加了宴会,没来得及细看,等下飞机后报道都没了。那个人是谁?”
    在林艺眼中,顾言初或许偶尔脾气差点,但其实是个单纯善良有很仗义的人。害怕她刚刚经历背叛,一个想不开又被其他人给骗了。
    顾言初省略了细节,含糊的说:“没谁,不过是我之前帮过他,他还回来罢了。”
    服务生将她们点的菜逐一端了上来,林艺挑了几样顾言初爱吃的,添到她碗中。
    “你后面打算怎么办?”
    “我想和现在的经纪公司解约。”
    “早就该这样了!”林艺一拍桌子,但随即面露难色,“不过那件事被你经纪人握在手里,她怕是不会这么轻易放人。”
    那件事?顾言初眼前一亮,看来林艺是个知道内情的。
    于是,顺着说:“她给我接了个拍出来肯定遭骂的本子,我拒绝了,她还用这事威胁我来着,但我也不能因为这件事一直受她压迫吧,这么些年,也该够了。”
    渲染好情绪,顾言初抬眼看向林艺:“如果这件事被曝光,我当真一点胜算也没有吗?”
    林艺的眉头蹙起,忧心的摇了摇头:“大小姐,那是毁容耶。就算对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一旦你泼硫酸的事情被曝光,没有人会去追究这件事背后到底有什么隐情,你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你真的想好了”
    泼硫酸?毁容?
    顾言初万万没想到,杨丽手里的把柄会是这么一件事情。
    事态,确实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林艺看着顾言初沉默的样子,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杨丽当初花了那么多金钱和资源压下这件事,就是想靠着这个榨取你一辈子。就算你有别的想法,也要慎重,不要轻易和她硬碰硬,这种事急不来的。”
    顾言初看着林艺担忧的样子,反手拍了拍她:“放心吧,我自己有数。”999()
    一餐结束后,林艺提议在商场里逛一逛,顾言初想着自己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索性就应了下来,顺便体验一下以前不曾有过的生活。
    林艺拉着顾言初,买了不少自己看上的东西,转头对顾言初道:“大小姐,这都逛到4楼了,你就没有什么想买的么?你这样,显得我很拜金耶~”
    顾言初看着林艺拎着的大袋小袋,无奈的笑了笑。
    她确实是没看中什么东西,想当初还是司家继承人的时候,什么样的好东西她没有见过。但为了不扫林艺的兴致,顾言初随手指了前面的一家珠宝店:“我们去那看看吧。”
    “好呀好呀!”就这样,林艺和顾言初走进了那家珠宝店。
    这种大商场里专柜的店员都是很有眼色的,见林艺手上拎着这么多东西,赶紧微笑着迎了上来。
    “二位小姐是想要什么样的饰品,我们可以为您介绍。”
    顾言初目光落在陈列柜里,淡然道:“不用麻烦了,我们自己看看,有需要在叫你。”
    “好的,那二位随便看。”店员识相的退到了一旁。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顾言初指着一对黑曜石的袖扣,问一旁的林艺。
    林艺看着款式,不觉皱眉:“男式的?你不会是想送给你那为新结识的神秘男人吧。”
    顾言初笑笑,心道,白吃白住厉景骁这么些天,还欠着人家大么大笔钱,买个小礼物略表心意也是应该的吧。
    这袖口的黑曜石质地虽然比不上厉景骁给自己的这个吊坠,但也算是佳品了。
    “确实是打算给他的。”顾言初让店员把袖口取了出来,再次询问林艺的意见,“怎么样?还不错吧。”
    “现在这世道是怎么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跑到精品店里来打肿脸充胖子了。”
    尖酸刻薄的声音自顾言初身后响起,听着有些耳熟,打断了她和林艺的对话。
    “二夫人,王小姐。”
    先前招呼顾言初和林艺的那名店员赶忙迎了上去,接过了美妇人手上的提包。
    顾言初顺着声音转过身,原来是这两位,难怪
    这两个人进来之前,店里只有她们和店员,所以那话明显是在针对她们。
    林艺看着长得可爱无害,却是个暴脾气,转身就和他们对上了:“谁今天出门没有刷牙,嘴怎么这么臭呢。”
    沈茹芳嗤了一声:“果然是物以类聚,都是没有教养的东西。”
    林艺气极,欲要冲上去理论,顾言初伸手,将她拦了下来。
    然后往前走了两步,一派淡然。
    “教养是分人的,连人话都不会说的人,如何配得上别人的教养呢。”
    顾言初声音疏淡,却掷地有声。
    “再怎么说伯母是长辈,你这么说话未免太失礼了吧。”王语然微微开口,端的是大方得体的大家名媛风范。
    “原来是王小姐,王小姐果然是深的二夫人真传啊。”顾言初不阴不阳的挑眉。
    “你这话什么意思?”
    “有些话说得太清楚就没意思了。”顾言初目光停留在王语然的身上,淡淡的笑容里,嘲讽意味明显,“只是王小姐以为学会了二夫人那一套,就能如同她那般上位成功了吗?”
    关于沈茹芳逼死原配,成功上位的事迹,圈内多少有些流传,所以,顾言初话一出,王语然只觉得连店员看她们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王语然也是做戏一把好手,说着就委屈的红了眼眶。
    “你们还愣着干嘛,这种不入流的戏子也配在这里消费。”沈茹芳见识过顾言初这张嘴的厉害,也不与她多说,直接想让店里轰人。
    店员们相互看了一眼,觉得没法开罪这个二夫人,只得硬着头皮走到顾言初面前。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您看您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