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名远扬:厉太太强势虐渣慕迟 > 第28章 稳赚不赔
    一场闹剧,厉景骁都来替她撑了场子,也没有再闹下去的必要了。
    顾言初走到柜台前,纤长的手指敲了敲。
    “现在我可以付款,买走我要的东西了吗?”
    从一出好戏中回过神的店员,连连点头:“当然!”
    店员在一众目光注视的压力下,刷了卡,替顾言初包好了东西,递了出去。
    顾言初接过礼品袋,浅浅一笑:“麻烦了。”
    路过沈茹芳时摇了摇头:“二夫人,脸面是先要自己有,别人才给得起。”
    这话很明显是在针对刚才她对厉景骁呵斥的那句。
    沈茹芳气的涨红了脸,看了一眼不远处一身冷冽的厉景骁,只得强压下心头火气,不好发作。
    顾言初又转头看向一头冷汗,低着头的经理,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经理被这两下吓的脚下一软,差点没给顾言初跪下。
    “下次眼睛放亮点,厉家少夫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的。”
    说完又冲着王语然站着的方向笑了笑,当真是睚眦必报,嘲讽至极。
    “好了,走了。”
    厉景骁并不想和这些人废话,朝着顾言初微微伸手,顾言初心领神会的走了过去,一把挽住。
    林艺一脸八卦的跟在顾言初身后离开,隔着不远的距离,就听厉景骁吩咐旁边的助理:“这些人回头你去处理一下。”
    陆川应下:“知道了,二爷放心。”
    这些人,得罪谁不好,偏偏不长眼,帮着二爷最厌恶的人来针对顾小姐,只是丢了份工作,已经很便宜了。
    陆川想着这些个捧高踩低的家伙,觉得也没什么可惜的。
    厉景骁的车就在商场外面停着,顾言初此时已经松开了厉景骁的胳臂,和林艺走在后面。
    “大小姐,不简单啊~”林艺凑近顾言初耳边,笑着调侃。
    被林艺这么一揶揄,顾言初竟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压低了声音:“别乱说。”
    “我两只眼睛可都看着呢~”说着又看了一眼厉景骁,“今天就放你一马,下一次你可得一五一十的和我交代清楚。”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999/
    说完,将顾言初往前推了一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用送我了!”
    林艺挥了挥手,就头也不回得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陆川忍不住笑出声:“顾小姐,你这朋友,挺有个性啊。”
    厉景骁侧眸,冷冷的看着陆川一眼,陆川识趣的闭上了嘴。
    上车后,厉景骁一直没说话,看样子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顾言初清了清嗓子,将礼品袋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厉景骁微微蹙眉。
    “礼物呀。”
    “给我的?”
    原以为顾言初在店里说的不过是和借口,没想到买的东西真的是给自己的。
    厉景骁伸手结果,将盒子从袋中取出,只手打开。
    两颗黑曜石的袖扣安静的躺在盒中,设计简约大方,却又不失奢华。
    “这段时间给二爷添了不少麻烦,承蒙二爷出手,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顾言初微微含笑,眸光灵动狡黠。
    “啪”的一声,厉景骁合上丝绒的盒子,转过头对上顾言初的脸庞。
    “住我的,吃我的,我还要负责给你善后。这么个小玩意儿就想把我给打发了?顾言初,你可真会打算。”
    厉景骁的目光耐人寻味,身体微微前倾,无形中带着压迫感。
    顾言初倒也不退缩,就坐在那里,坦然的自嘲:“那怎么办?我一个没什么存款的小演员,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诚意了,礼轻情意重嘛~”
    厉景骁的目光在顾言初的身上巡了一圈:“想要谢我很简单,用不着这些虚的。”
    顾言初挑眉,同样倾身靠近,一只手虚虚的搭上了厉景骁的搭上了厉景骁的胸膛,像个勾人的妖精。
    “噢?那二爷是想要我”
    厉景骁直回了身子,从一旁抽出一份文件,丢给了顾言初:“签了它就行。”
    顾言初翻了翻文件,轻笑:“厉二爷,你确定这不是一笔亏本买卖?怎么看都是我赚了啊。”
    顾言初没想到,厉景骁竟然会突然丢给她一份结婚协议。想必是沈茹芳上次回去后说了什么,厉家那边给了厉景骁不小的压力,惹恼了这位爷,让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所以呢?不愿意签?我记得之前有人说过,很乐意配合我把戏演下去的。”
    厉景骁的声音干净冷冽,仿佛他们在讨论的不是结婚,而是在谈一笔生意。事实上,这确实也算一场交易。
    “签,为什么不签。”
    顾言初说着从包里拿出了笔,毫不犹豫的在协议最后落下了自己的名字。
    正如顾言初自己说的那样,冠上厉太太的名号,对她目前的近况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她不过是举手之劳替厉景骁应付一下那些麻烦,但她要做的那些事情,有了厉景骁的帮助,就会便捷许多
    回到半山别墅,顾言初发现自己住的客房里大大小小堆了一地的纸箱子。
    “这是”
    老管家跟在身后:“二爷吩咐了下面,让他们去您原来住的地方,把您的东西都搬过来。东西都在这里了,您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们了。”
    顾言初打过招呼,围着这些大大小小的箱子绕了两圈,然后动手拆封。箱子里都是些日常用品,没什么特别的,除了那本独立的户口本以及一个被上了锁的铁盒子。
    没想到原主竟然把自己的户口迁出来了。
    顾言初的目光落在了那个被上锁的铁盒上,显然对里面封存的东西更感兴趣。
    就在她打算找个东西把那个盒子撬开看看到底是什么时,听到了两声扣门声。
    转过身,就见厉景骁身长玉立的靠在门边上,手上还有一份文件袋。
    顾言初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不会是厉二爷名下的房产,股票之类的吧。”
    “你想的倒是挺美。”
    厉景骁自然知道顾言初这是一句玩笑话,如果她真的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他也不会选择和她合作。
    “看了你就知道了,我想应该是你目前需要的。”说着厉景骁将文件袋递了过去。
    顾言初接过袋子,拆开封扣,将里面的文件拉出来一点,只一眼便了然。
    厉景骁不愧是厉景骁,看来自己没有选错人。
    顾言初重新把文件袋封好,在手里晃了晃:“谢了。”
    “只一句谢谢?”厉景骁挑眉。
    顾言初上前两步,顺手替厉景骁理了理西服的衣襟,凑近他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说:“二爷急什么,等这件事彻底结束了,再一起感谢也不迟呀。”
    “噢~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厉景骁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顾言初,出口的话带着几不可查的笑意。
    “叮咚!”
    顾言初的手机发出收到邮件的提醒,她和厉景骁拉开距离,拿出手机。